当前位置:EMBA >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 > 师资队伍 > 正文

北大汇丰教授肖知兴:中国人习惯“你不要命你过来”的痞子逻辑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6-10-17
收藏 分享 评论(0)

  肖知兴,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领教工坊创始人。肖博士2004年获得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组织行为学博士学位,国际中国管理研究协会(IACMR)的发起人之一,实践管理研究会(AAMP)创始会长。加入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之前,曾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总经理课程和管理发展课程创始课程主任和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肖博士的研究领域为社会资本、社会网络、比较管理和社会认知问题,文章见于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Decision Processes等国际知名学术杂志。此外,他还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中国企业家》、《IT经理世界》和《经济观察报》等媒体的专栏作者。

  肖知兴:中国人习惯“你不要命你过来”的痞子逻辑

  肖知兴以以色列为镜,深度解析了其强大信仰和创新逻辑,并反思称中国人并不习惯自制的强者逻辑,而擅长“你不要命你过来”的痞子逻辑。

  关于以色列,大家应该关注什么东西?我有一个小框架,三个字,道法术。

  1、中国文化还在吗?悲观点说早就不在了

  道大家很清楚,到以色列来最重要的是关注他们的信仰。以色列有两个城市很有意思,特拉维夫立城之本是高科技,耶路撒冷立城之本是信仰。特拉维夫靠创新企业创造GDP,耶路撒冷靠朝圣,靠来拜访圣地的游客创造GDP。

  信仰这个东西不容易说清楚,我尽量用最简单的语言给大家描绘一下信仰之于以色列和以色列之于信仰的份量。

  他们的信仰最重要的概念就是选民,他们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是一群赋有特殊使命的人,这个信念一直传承到今天,是西方文明的基础。甚至像美国特朗普这样的人,内心深处都坚信自己赋有特殊使命,是要来改变世界的人。

  以色列人是一神教的创始人,他在整个西方人民里是一个长子的地位,这个长子可怜,老二基督教成长起来排斥他,老三伊斯兰教成长起来也排斥他。他们这个民族两千多年来一直在苦苦追寻,苦苦地自我拷问,为什么上帝让我们亡国,我们是选民却没有自己的国家,他们这种内心深处的痛苦、纠结、自我拷问一直在,在耶路撒冷、哭墙能够感受到整个以色列民族内心深处那种无法回首的痛。

  以色列亡国了但没有亡天下,中国人至少三次亡天下。一次是南朝陈后主“隔江犹唱后庭花”,他跳井的时候中国文化亡了一次,一次是南宋陆秀夫背着小皇帝跳海的时候亡了一次,再一次吴三桂把南明小朝廷给灭了的时候,又亡了一次。

  中国文化还在吗?悲观点说早就不在了,我们除了写汉字、吃中餐之外,早就没有任何中国文化了。

  为什么同样是亡国,有人却没有亡天下,而中国人有可能把天下就亡掉了?

  中国人和犹太人很相似,都是遍布全世界的民族,犹太人没有故国被迫流落全世界,中国人因为各种原因,朝代的更迭、政治原因流落全世界,但是这两个民族在世界上的地位完全不一样,一个在金字塔上层,一个在金字塔底层。

  犹太人地位高到什么地步?日本人专门写了一本书,证明日本人是流落的犹太部落的后裔,为了抬高他们自己的形象。我前段时间看了一本书,《飞跃五千年》,讲美国兴衰的秘诀,他居然论证盎格鲁·撒克逊人就是犹太人的同宗。我当时看到心里真是酸,连美国人都争着要和犹太人沾上一点亲缘关系,什么时候中国人能够混到这个地步就值了。

  2、中国人习惯的是痞子逻辑,根本没有什么肌肉

  第二字是“法”。

  犹太教600多条律法对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提出了极严格的要求,这种自律中国人是非常不习惯的。中国人一说自由就以为是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是,自由的本意你能干什么却不干什么那才叫自由,我能占女孩子便宜但我不占;能搞多元化投资但我不去搞;一个大国可以欺负小国,但不去欺负,那才叫自由,中国人不懂。

  自由本质上是自我克制,自我控制,自我管理,这是一种很高贵的能力,大多数中国人不理解这种文明。我们觉得非常陌生,觉得这样是没能耐的人,是弱者的象征。自制是强者的第一特征,我武艺高强但不打你,那才是强者的逻辑。

  中国人习惯的是痞子逻辑,根本没有什么肌肉,打架的时候自己在腿上割块肉往地上一扔,你不要命你过来。这个和强者逻辑完全不是一回事。

  3、马云的成功从社会学角度分析,就是“结构洞”的成功

  第三个字“术”,这个术就是以色列人创新的逻辑,叫“结构洞”。能够把属于不同群体、方向、类型的人、信息、资源结合在一起,在你这里形成一个有机组合,就叫“结构洞”。所以占据“结构洞”位置的人、公司、国家,利润都是滚滚而来,根本不用操心。

  以色列这个国家最大的特征就是无穷无尽的“结构洞”。首先,地理上的“结构洞”,以色列是欧、亚、非的交界点。这边有非常茂盛的森林、草原,也有荒凉的沙漠,有死海,还有滑雪圣地。小小的以色列有这么多不同的地理形态,就给它带来很多特殊的商机。宗教上的“结构洞”,在犹太教的基础上发展出了基督教、伊斯兰教。人种也是“结构洞”,因为它全世界流散,跟全世界的人通婚。

  讲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人,马云。

  马云的成功从社会学上分析,就是“结构洞”的成功。

  第一马云是浙江人,浙江是中国制造的中心,其二马云会讲英文,从小带着老外旅游,学了一口非常好的英文,所以把中国制造和世界结合起来了,这是第一个“结构洞”。

  第二个“结构洞”,马云是一个英文老师,但不懂电脑。不懂电脑怎么搞电子商务?马云第一个任教的学校是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他的学生全部懂电脑,这是他的第二个“结构洞”。

  第三个“结构洞”,马云做阿里巴巴之前有一段非常重要的创业经历。当时在对外经济贸易部下面有一个电子商务中心他承包了,马云就是通过这个平台认识了杨致远,所以大家都知道雅虎是阿里巴巴第一个投资人,因为孙正义是雅虎的投资人,杨致远又把孙正义介绍给马云,所以马云非常精心地编制他的“结构洞”,所以才有后来这一系列的成功。

  “结构洞”一说都明白,好像很简单,就是做中介,但事实上如果没有强大的自我支撑,所有的“结构洞”都会视你如无物,不会在你这里停留下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