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 > 新闻动态 > 正文

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一带一路”东南亚首期班本汉博在2018新年思想汇上发表主题演讲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8-01-29
收藏 分享 评论(0)

  EMBA网讯:日前举行的“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EE 2018新年思想汇”上,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一带一路”东南亚首期班学生、和玉另类投资合伙人本汉博(Benjamin David Harburg)以“中国创新:为什么中国正在取代美国,重新赢得全球创新领导者的地位(Chinavation:Why China is reclaiming its status as the global innovation leader from the United States)”为题发表主题演讲。

  本汉博表示透过美国的视角来看中国创新,将有助于思考中国创新的发展历程和未来。本汉博认为在历史上,中国的发明创造曾引领过美国的产品生产和创新,也就是“中国发明,美国创新”的模式。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形式演变成了“美国发明,中国创新”。现在,中美之间的创新关系又发生了变化,出现了中国发明了一些新的概念和模式,而美国去学习创新的现象,比如Facebook就学习了Wechat的转账支付功能,而Limebike则复制了Mobike的商业模式。他认为中国拥有庞大的消费群体、良好的基础设施、更开放的创新环境、更快速的创新速度以及政府的激励制度,这些都会促使中国成为世界创新的中心。

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一带一路”东南亚首期班本汉博

  中国创新:为什么中国正在取代美国,重新赢得全球创新领导者的地位

  本汉博

  和玉另类投资合伙人

  金融EMBA“一带一路”东南亚首期班学生

  下午好!今天我想谈谈创新。不是美国的创新,而是中国的创新。作为一个在硅谷和中国投资了50多家公司的风险投资人,我相信我有一个独特的视角来对比中美创新的不同。把美国作为控制组,我们可以更好地分析中国创新的驱动因素。

  让我们先定义几个关键词:发明是创造的起点,创新是不断创造更大规模的价值。规模扩张会产生一种良性循环:生产成本呈指数下降,导致更大的价值创造,最终会为发明和创新吸引更多的投资。因此,我把中国式创新定义为本土化的商业模式创新、精准执行,再以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规模扩张。

  让我们回顾一下最初的中美创新关系。古代中国人是发明的引领者,而美国是在这些发明的基础上创新、扩大规模、形成量产,最终逐渐累积成为强大和繁荣的工业综合体。十一世纪,中国人发明了火药和火箭,但第一把可量产左轮手枪却是1836年美国人塞缪尔·科尔特(Samuel Colt)大胆创新而成的产物。同样,中国发明了一种早期的螺旋桨,但最终美国人从中获得灵感,创新出了世界上第一架可量产的R-4直升机。

  在这段“中国发明、美国创新”的时期之后,我们进入了第二个阶段——中国在美国发明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就像直升机与竹制螺旋桨原型大相径庭一样,这些中国创新也完全不像美国刚刚发明出来的样子。美国发明了无人机、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太阳能电池板,而中国在这些产品的创新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不仅仅是硬件,美国发明的商业模式,中国也进行了创新。美团CEO王兴创新了一个多样化的服务平台,比美国的团购发明者Groupon市值大10倍。中国企业家以规模化、本土化和强大的执行力,实现了创新的目标。

  有趣的是,在此之后中美创新关系又回到了原点。现在美国市场已经开始复制中国发明的成功商业模式。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领导的Facebook携手PayPal,成功复制了微信创造性的支付模式。最后一英里出行解决方案的领导者——源自中国的摩拜单车,也已经被美国公司LimeBike进行复制。就连微信文章中,可以对作者进行打赏的功能,也已被Facebook复制。

  所有这些都指向了同一个问题:中国如何为创新提供优良的土壤?

  各种创客工厂的兴起,使得中国式创新蓬勃发展。恰到好处的时机,利好的创新政策,以及所谓的“中国速度”,使中国成为完美的创新实验室。

  科技在最适宜的时候,在中国兴旺勃发。今天的中国,在很多方面都是一张白纸,可以画出任何未来的样子,而不被过去的科技和习惯所束缚。缺乏旧有的基础设施、信仰和习惯,意味着中国可以采取全新的模式,而不被过时的模式所拖累。因此,中国正在发展之路上跳跃式前行,而西方世界经常停滞不前。中国的许多人,从现金支付直接跳跃到移动支付、甚至生物识别支付阶段。尽管中国在智能手机普及率方面仍然落后于美国,但中国的移动支付总额却超过美国11倍。在个人交通方面,由于没有对传统汽车的感情依赖,加上政府的大力支持,许多中国人直接从自行车升级到电动汽车。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购买习惯方面,中国消费者从逛菜市场直接跨入电商和无人商店阶段。另一方面,在中国政府和公众支持科技创新的同时,西方甚至正在经历一个落后技术、信仰和制度导致的反科技进程,这大大放缓了西方科技创新的步伐。

  中国式创新的第二个驱动因素,是鼓励创新的监管政策。中国正在实行一种“事后监管”的政策,即先创新、后监管。如果采用西方的监管框架,目前蓬勃发展的共享经济、金融科技、医疗健康平台等创新模式,永远都不会出现。中国政府还极大改善了知识产权保护政策,鼓励科研人员进行商业化探索和创新,而美国在这两方面都在倒退。中国政府大力支持突破性技术创新,比如承诺投资1500亿美元用以大力发展人工智能产业,美国新一届政府却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研究预算削减了10%。此外,中国向全球人才敞开大门,而美国政府正在加强移民管制。

  中国式创新的第三个驱动因素,是中国速度,在全球范围都是无与伦比的。通过跟美国同行的深入沟通,包括KPCB创始人Mary Meeker、Stemcentrx创始人Brian Slingerland、Airbnb创始人Nate Blecharczyk,我进一步印证了这一观点。中国学生和企业家的工作态度和积极性极强,普遍愿意为了工作做出牺牲,比如很多行业普遍实行的“996”工作制(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在中国速度下,规模化和快速迭代极为重要,一般情况下,创业公司用6-12个月,快速测试盈利模式和规模复制。中国在共享单车领域的指数型增长,以及电动汽车从发布到上市的迅捷速度,震惊了Uber和Tesla这些硅谷最激进的公司。

  中国式创新的第四个驱动因素,是中国极具影响力的互联网平台。像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大型互联网集团,通过投资、赋能、督导等方式,成为创新的终极孵化器。与美国不同,这些平台是独一无二的,可以跨行业投资不同发展阶段的创新型企业,甚至是跟主营业务完全无关的前沿技术。资本市场允许这种投资行为,是因为这些互联网集团为创新型企业提供了网络效应和规模化机遇。而美国类似的互联网企业,比如亚马逊和Facebook,投资领域要狭窄得多,进行投资和并购时还会受到资本市场的质疑。中国很多领先的创新型企业,正是在国内这些互联网集团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

  现在,请准备好迎接一个新时代,中国并不仅仅进行创新,还将引领全球的创新趋势。得益于不断改善的专利保护政策和中国政府的持续支持,中国在专利申请数量和人工智能研究等方面已经超越美国。在新一轮的创新周期中,中国和美国的行动表明两国正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中国保持面向未来而学习的开放心态,必将发展成为未来全球创新的引领者。

  谢谢!

  文/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