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长江商学院 > 新闻动态 > 正文

《长江老友记》第4集:人在险途,玄奘之路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7-12-15
收藏 分享 评论(0)

  EMBA网讯:人届四十,是否应该囿于自己放缓的步伐?有这么一群人,在不惑之年依旧释放着年轻时的炽热与激情。

  1400年前唐玄奘走过的苦修之路,吸引着中国最有毅力的企业家们纷至沓来。在这里他们放下面具,无惧困苦......

长江商学院EMBA

  戈壁之“美”:

  身体虽在“地狱”,精神已进“天堂”

  在国家体育总局工作过多年的马春美酷爱运动,她打网球、羽毛球,也玩高尔夫、滑雪。刚就读长江商学院时,看到大伙儿衷情跑步,她纳闷不解,心里嘀咕道:“他们怎么那么傻?”

  在马春美眼里,跑步是项门槛极低的运动,它更多是靠耐力制胜,这对惯于施展技能优势的健将来说,并不具有吸引力。

  不过长江商学院的“跑步群体”却很快“相中”了马春美。几次带领学院在戈壁挑战赛中夺冠的陆宏达,开始鼓动马春美参赛。“你天生适合跑步”,陆宏达和很多学员对马春美不吝赞美。

长江商学院EMBA

▲马春美 最美未来董事长

长江EMBA23期

  “跑步群体”散发出来的热情很快感染了马春美。在长江商学院图书馆录制视频节目时,马春美向陆宏达、李登彪吐露了自己跑戈壁的缘起,她称最初正是被陆宏达这群人吸引进来的。“长江商学院有一个最大的能量场,是有跑步这个群体。”

  李登彪起初对跑戈壁这事也颇为不解。“不就是跑个步嘛,为什么非得挑那么远那么苦的地方?”他疑惑道。

  和马春美一样,李登彪也是受到陆宏达等人的感召,才加入进跑步圈。参加几次戈壁挑战赛过后,李登彪已对这项运动感受很深。他如今这样形容跑戈壁的感觉:身体虽在“地狱”,精神已进“天堂”。

  跑戈壁有如踏上“脱胎换骨”的征途。在李登彪看来,像他们这些就读长江商学院的企业家群体,要么是希望突破能力瓶颈,力图在事业上继续跃升,要么是“功成名就”,唯独缺一股劲,总希冀生命里再多一点激情,而在又远又苦的地方跑戈壁,恰是为了寻求某种蜕变密码。

  事实上,一年一度徒步穿越百余公里无人区的戈壁挑战赛,每年都会吸引各大商学院参与,这些学员会沿着玄奘西行求法的古道,在大漠和沙尘中挑战自己的能量极限。商学院戈壁挑战赛起源于2005年,目前已举办十余届。

长江商学院EMBA

▲李登彪 北京赛科世纪董事长

长江EMBA25期

  长江精神:

  冠军是拼出来的,不是藏出来的

  在长江商学院,每一个喜爱跑步的学员,都有一颗冲进A队的心,参加戈壁挑战赛的A队队员,内心更有一个冠军梦。某种程度上,是陆宏达为这个战队注入了夺冠的DNA。

  陆宏达骨子里极为好胜,每做一行,都希冀做到顶尖。当律师时,他做顶级律所的合伙人;给人做咨询服务时,他挑最顶级的公司服务;而参加戈壁挑战赛时,陆宏达自然立志夺冠。

  起初看到别的商学院夺冠时,陆宏达很不服气,于是自告奋勇地担负起长江商学院戈壁挑战赛“大队长”的角色。他说服资质极好的队员加入A队,并用专业团队的要求去训练队员,他给大家做身体检测、找营养师调营养,也琢磨长跑战术和比赛规则,还钻研出全新的拖拉跑法。

  曾经在零下17度的大冷天,陆宏达拉着大家集训,李登彪形容那个场景,“眉毛冻僵了,全身都是冰,但大家内心有着强烈要赢的目标”。

长江商学院EMBA

▲陆宏达 智度集团投委会主席

长江EMBA19期

  马春美也感受到,对于冲冠,大家是认真的。有一次,她在微信群里开玩笑地说,女生队想找个男生陪跑。次日,某个队友真坐飞机赶过来了,陪跑了几小时后,又坐飞机返程工作了。

  “有的人到了关键时刻,差不多算了,就退缩了;有的是必须得胜,任何时候都要求胜。”在马春美的描述中,陆宏达和他很多商学院同学,显然属于后者。

  在强烈的求胜心理指引下,陆宏达多次带领队员达成了夺冠目标,为此创造出了一个“陆宏达时代”。如今提起长江商学院戈壁挑战赛,陆宏达已是一个绕不过的名字。

  陆宏达的这种夺冠精神也感染了李登彪,接棒者李登彪如今已是长江商学院戈壁挑战赛赛事的组委会负责人。新一年的“戈十三”挑战赛即将来临,有人告诉他,夺冠要低调,给自己留点后路,但他坦坦荡荡地对所有队员说:“冠军是实力,冠军更是精神,我们要大胆的向所有人表明长江对冠军的向往,更重要的是为夺冠付出真正的行动!”

  戈友蜕变:心若从容,无所畏惧

  跑过戈壁后,内心似乎就无所畏惧了,这是很多戈友的共同感受。

  李登彪觉察到了这种蜕变。以往做决策时,他多少有些瞻前顾后,原因还是顾虑多,但自从跑过戈壁挑战赛后,他更习惯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不要被一些无效的因素所困扰。这种变化不是来自于实操技能的蜕变,而是源自一种内在力量的更新——他已经更勇于去面对一切未知了。

  “跑戈壁后,你比以前更从容了。”有一天,李登彪的太太突然在微信上给他发来这么一句话。李登彪自己如此解释这种“从容”:“凡事尽最大努力达成目标,不会特别执着于结果,不要忘记感受过程本身。”

长江商学院EMBA

  从容背后,离不开自信的滋养。跑戈壁的选拔和比赛经历,让李登彪又一次历练了自己。“做企业当老板时,习惯于自己领导、别人执行,但在跑戈壁的过程中,则必须用自己的时间和行动落实,你可以,你坚持,你会觉得自己的执行力依然很强。”他说。

  在李登彪看来,跑戈壁和做企业如出一辙,需要把简单的事情定位好,也需要具备极强的整合能力,两者都是在动用所有资源把目标实现,他享受这种“实现目标”的快感。

  跑完戈壁后的马春美也发现,自己变得无所畏惧了。刚参加戈壁挑战赛时,陆宏达告诉马春美,跑戈壁是勇敢者的运动,得完冠军才能称之为英雄,但那时的她压根没想过,自己真能跑完全程,她也从没想过,自己真能跑出个冠军名号。

  在马春美眼里,跑戈壁“既艰苦又开心”,艰苦在于,茫茫大漠,看不到尽头,即便身体再疲再累,也必须前行,但这种艰苦也给马春美带去了力量,“因为有了戈壁的经历,任何事情都觉得可以去尝试,再苦都能坚持”。

  令很多人惊讶的是,就在跑完戈壁不久后,马春美决绝地从机关单位辞职,转而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创业前,马春美端着“铁饭碗”,生活安逸而平静。“如果没有跑戈壁的经历,无论谁忽悠我,我都不会下海。”她说。

  在几近40岁关口,马春美递交了辞呈,她一度不敢告诉家人自己的辞职下海决定,她担心家人反对。机关生活虽然让马春美积淀了极强的“求同”智慧,但那时的马春美却越发渴望拥有“与众不同”的力量。

  她通过跑戈壁说服自己:她仍然敢于尝试新东西。周围的企业家同学充满活力,对随时可来的挑战充满热情,这直接让马春美对创业产生了向往之情,她渴望汲取创新能量,也渴望灌注永不停息的能量。

  但创业的过程常常伴随痛苦,不顺利是常态。偶尔,马春美也会怀念起过去的生活。有一天,当她路过昔日工作过的国家体育总局大楼,看到那幢写着“增强人民体质”标语的庄严大楼时,她突然有点儿失落。过去的生活已经回不去了,未来在哪里,似乎也还没看到出口,那一刻,她着实有些难过。访谈时回溯起这段经历时,马春梅的眼角泛起了泪花。

  在马春梅眼里,这种人生迷茫,是前同事难以感知到的,但却是跑戈壁的同学所能感同身受的。每每面对人生的不确定性时,马春美往往能从长江商学院这帮戈友身上收获某种安全感。

  如今的马春美已变得更加通透。她说:“创业和跑戈壁一样,都是在找路,找路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经历,就是一种财富。”

  陆宏达发现,跑戈壁的创业者,身上多少都有种不达目标不罢休的劲。他这样形容这群人的韧劲:“是唐玄奘走的路,宁可就西而死,岂可东归而活?”

  在马春美看来,创业和跑戈壁“既虐又暖”,它们考验韧劲,也考验耐力。她最后援引起“戈九”队友说过的一句话总结:“有一万个理由要我放弃,但总有一万零一个理由让我坚持下来。”

  文/长江商学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