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长江商学院 > 新闻动态 > 正文

《长江老友记 》第5集:世界在我脚下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7-12-22
收藏 分享 评论(0)

  EMBA网讯:人这辈子究竟追求啥?是极致还是中庸?如果选择了极致就要拿出极致的筹码押注。

  即便早已物质富足,但班上总有些同学并不安于现有的生活。人有多大胆?全世界都会在我脚下。他们迸发出的精气神,足以让你感受到生命无穷无尽的活力!

长江老友记

  一次课堂悄悄话,小分队启程!

  在长江商学院课堂里,程巍和罗静正好挨着坐,一向热爱户外运动的他如同发现了意外的宝藏,他关心起罗静的动态:“接下来,你将登哪座山?”

  程巍自己也是上山入海,走遍世界角落的角儿,但是眼前这位秀气的女生罗静竟然登过一座又一座超8000米海拔的山峰。在程巍心中,罗静同学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她是第一位登顶马卡鲁峰的中国女性、第一位登顶干城章嘉峰的中国女性、世界上首位登顶乔戈里峰的华人女性、首位成功登顶南迦帕尔巴特峰的华人女性......

  总结一下,罗静的神奇在于,全球14座8000米+雪山,她已登顶13座。

长江老友记

▲罗静 中国第一位成功登顶8463米马卡鲁峰女性登山家

长江EMBA27期

  很快,程巍搭上了这趟可遇不可求的顺风车,跟着他这个大个子同行的还有登山狂人、长江商学院EMBA27期同学蔡开福,一位成长在海滨之城厦门的精悍男人。在登山圈内,蔡开福其实也是一位不可忽视的存在。他被人唤作“厦门机器”——意指攀岩行动如同机器一般的快速精准。

  远离喧嚣直达圣山之境,即便三位好汉好姐都有户外探险的经验,但他们都意识到:攀登8000米以上的雪山,永远是一场生死边缘之旅。

  这既是一项令人兴奋的冒险,也是一次艰苦卓绝的修行。穿着笨重缓慢的装备,在低温同时还是低压的状态下,即便中途歇息,也得用挂绳挂着全身,或只能端坐在自己脚上踹口气,最轻松的姿势也就是双腿跪地。

  程巍他们往往是在黑夜中开始启程登山,等到次日天蒙蒙亮时,刚好到达山的顶峰,在见过世界之巅的晨曦后,开始下坡之行,而很多人并不知道,下坡往往才是更为惊险的。程巍说,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挑战者,每年的死亡率为3-5%。

  录制访谈节目中,主持人问程巍:“既然死亡率这么高,究竟是什么信念,支撑你去挑战世界第一高峰?”程巍反问起主持人:“难道坐在家里就一定安全吗?”意外和明天,不知道哪个先来,这三位同学的人生格言,就是要去挑战自己、去突破自我!

  和罗静、蔡开福一样,程巍也喜欢挑战极限,尽管接触登山才一年多时间,如今他已攀登过包括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在内的三座高峰。据统计,现今世界约有6000人登顶过珠峰,很幸运,在这条个人赛道上,两位企业家走到了世界前列。

长江老友记

▲程巍 龙翌资本合伙人

长江EMBA27期

长江老友记

▲蔡开福 时位资本董事长

长江EMBA27期

  敬畏山灵,敬畏生命

  对挑战高峰的登山者而言,活着下山是最大的道德,也是最大的幸运。

  接受珠峰带来的自然壮美洗礼同时,必然也会目睹死亡。就在他们登山前一夜,珠峰突然刮起飓风,那一夜刚好也有一队人登山,不少人转眼间遇了难。

  上山那天,他们一路看到了好几具尸体。回想起那个画面,程巍至今还有些惊愕和难受:“有些人的手指还能动一下,但当时我们没有任何办法能帮到他们。”这样一个堂堂男子汉,面对圣山的考验,也轻叹无奈。

  那一刻,强烈的无力感笼罩着他。向导却云淡风轻:不要去想那些场景,只想着前行。也许见证了太多生死一瞬间,无论你来自何地何国,在这里只是一个随时可能献祭的挑战者。

  程巍只能克制自己,他知道,一旦去想那些尸体和生命,自己很快就会崩溃。当时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活着下山。

  登山圈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8000米以上无道德。在极端的环境里,很多事无法用常规的道德观念去判定。程巍这样解读,能保证自己活命,不给别人制造麻烦,其实就已经是最大的道德。

  当时和程巍一起登珠峰的蔡开福形容那种极端状况:“只要救他,你自己极有可能就会死,因为你带的氧气是有限的。”

  即便登山是一项接近死亡的危险游戏,但蔡开福说,自己从来不会在登山前立遗嘱。他只是跟亲人交代说,自己要上山了,完了还补充一句,“我死不了”。乐观的蔡开福对自己的身体素质认知清醒。他没有明显的高原反应,哪怕攀爬到8000米高时,他还能一天抽3包烟。他仿佛揭开了一道秘密——勇敢者的游戏,背后也是精神与天赋的较量。

  从平凡无奇的单亲母亲走向职业登山之路的罗静,更是热爱生活的乐观主义者,与死神打交道已成为家常便饭。2015年登布洛阿特山峰时,她遭遇到了雪崩,冲顶途中,一排雪浪突然滚来,裹挟着她直往下翻滚。

  在一篇名为《一个女人的13座8000米》的文章中,她详细回忆过这段经历:“雪浪向下的冲击力和胸前安全锁挂在路绳往上的力量,将她拦腰折成反向的V字形,「我几乎无法控制我身体的形状,再过几秒钟,我可能就会因胸口被折而窒息,我听见自己歇斯底里却微弱的呼救声......被夏尔巴从雪中挖出的时候,罗静以一个倒V字型的姿势被插在雪里,只有戴着亮橘色手套的右手还在雪中执着地摇动……就是这个潜意识的举动让她被夏尔巴人发现,哪怕再晚几秒钟,她或许就会成为「尸体路标」中的一个。”

  罗静说,她的技术、设备和体能也许不是最优的,但她始终对登山怀有敬畏之心。“这种敬畏是发自内心的,所以它能让我很安全地行走这么多年。”她总结道,很多活下来的登山者,对山峰葆有足够的敬畏,因此大家会在前期做非常充足的准备,以对抗各种可能的风险。

  有梦想的人,才会更热爱生活

  攀爬珠峰时,程巍曾看到一片墓地,墓地里埋葬的都是些在珠峰遇难的勇士。某个墓碑上写了这么一句墓志铭:“因为热爱生活,所以一切为了梦想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这是一个中国人的墓碑,那句墓志铭对程巍触动很大,这让他感悟到:“热爱生活,才勇于追逐梦想;有梦想的人,才会更热爱生活。”

  有人也曾问过罗静,登山这么危险,为了梦想这么付出值得吗?罗静的回答是:很多人都惧怕这惧怕那,她们比一般人更理解生活,也对未知充满更大的激情,因此才有更多逐梦的胆量。

  第一次攀爬8000米高峰时,罗静还只是抱着体验生活的初衷,可登着登着,就登上瘾了。登了八座高峰后,罗静给自己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一定要登完全世界14座知名山峰。“如果说人这一辈子,要将一件事做到极致,我希望我会将登山这件事做到极致。”罗静说。

  登顶更像是他们逐梦的一种“仪式”。每次登到山顶时,蔡开福都会抓紧时机拍个照,拍完立即下山。有人问他站在山顶是什么感觉?“那个时候脑子里只想到两件事:一,瞬间内可能就要死了,太危险了,必须要活着下山!二,要拍拍照,必须要拍照!”蔡开福总是这么带点乐天派。

  活下来的登山者,在见惯了生死后,对人生往往也看得更通透。他们明白:人生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什么才是这辈子该追求的。

  罗静说,每次从山里回来后,自己都会有种特别强的满足感。山里的罗静过着“野人”般的生活,每每吃到一个方便面,里面能放上几根青菜,她就觉得很奢侈了。“有人说必须住五星酒店,必须天天洗澡,天天洗头,我们没有那么多必须。”某种程度上,登山滋养了罗静的精神世界,但弱化了她对物质的欲望。

  在罗静眼中,登山者和长江商学院那些在各自领域勇攀高峰的人一样,大家都是一群心态积极的勇士。积极专注的心态常常能赐予人强大的能量,罗静希望日后能将这种精神风貌传达到更广的人群中,她的理念简单而美好:“更好地投入生活,也就更容易开心。”

长江老友记

  文/长江商学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