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 师资队伍 > 正文

清华经管副院长白重恩:中国需要的是高效投资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6-10-18
收藏 分享 评论(0)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经济系弗里曼讲席教授、系主任

  白重恩观点:中国需要的是高效投资

  清华大学EMBA授课老师、清华经管学院副院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白重恩教授在中小企业年会上表示,十三五规划期间,中国潜在增长率有望实现6.65%,如果能达到这样的水平,中国将很快在总量上超过美国,但是过去为实现增长目标而进行的强刺激不仅降低了投资效率,更使市场部门受挤压,导致企业盈利不佳而债务上升,形成恶性循环,进一步加大经济下行压力,因此实现经济增长的前提是跳出这个陷阱。

  在白重恩看来,6.65%的潜在增长率是一个非常合理的目标,根据他的预计,十四五期间经济增速达到5.825%,十五五期间5.09%,2046年-2050年之间3.01%。“如果能达到这样的增长率,我们很快就会在总量上超过美国。人均GDP要超过美国还很长,但不久的将来就能达到美国的一半,现在只有21%”

  不过要实现6.65%的潜在增长率,首先要解决经济结构中投资占比过重的问题。“2009年我们的投资率是44%,当时除中国以外的世界最大的20个经济体平均投资率是23%,仅有我们的一半。”白重恩表示,超高的投资率确实对经济起到了拉动作用。“如果没有2008年的刺激政策,预测经济增长率要降低3%。”但从投资回报率来看,2014年大概是5%左右,而银行平均贷款利率在7%以上,减去通胀的1.5%,整个社会算起来不亏不赚;另外,我国投资率高但全要素生产率增长慢,原因就在于我们的投资过多以至于很难消化,造成产能过剩和很多资源闲置,最终导致效率降低。而过高的投资率也严重压制了消费的增长。

  白重恩认为,如果要保持适当的增长率,同时又保持消费以最快的速度增长,从现在到2050年,投资率应从现在48%下降到35%,也就是每年降4个百分点。

  “但投资率下降并不代表不投资,而是投资增速要掌握在适当的幅度,保证高效”白重恩指出,当前中国经济中有三个反常现象:一是经济增速下行时,实际利率却一直在上升;二是尽管实际利率在上升,但资金回报率却在下降;三是其他国家经济增长时工资上升速度慢于GDP增速,但我国却相反。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白重恩认为,我们掉入了一个陷阱,即为了达到一个经济增长目标而去刺激的时候,靠市场力量很难做到,于是政策刺激就会使得政策引导的投资变得更多,这不仅降低了投资效率,而且政策扶持部门占有的资源越来越多,对市场部门造成挤压,企业面临高成本更不愿意投资,由此形成恶性循环。不仅如此,债务增长过快使大银行不愿意给企业贷款,企业不盈利而债务成本又高,导致它不得不借旧换新。债务越来越多,风险也越来越大,形成又一个恶性循环。

  白重恩表示,要从陷阱中跳出来,首先不能把增长目标定得过高,“如果刺激不了,造成资金成本高,资金链条就会断掉,所以需要适应较低的增速或者中高速。而且如果达到6.6%的增长速度,也会实现2010年到2020年之间收入翻番的目标。” 其次是财政政策要从过去的刺激投资转向降低企业税收负担,让企业提高投资回报率,以市场以中高速扩张就不需要再刺激。另外,加快户籍城镇化的步伐,保持比较稳定的劳动供给。此外,还要更多的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让经济更有效快速发展。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