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长江商学院 > 新闻动态 > 正文

《长江老友记》第7集:教那深苑芬芳,直面滚滚红尘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8-01-05
收藏 分享 评论(0)

  EMBA网讯:如果让一门传统艺术在现代的商业土壤中重焕生机,你会怎么思考出路?

  答案也许并不复杂,在当今中国迎来中产爆发和消费升级的时代,“美”将成为新的消费动力。

《长江老友记》第7集:教那深苑芬芳,直面滚滚红尘

  “艺术缺乏时代感,就没有未来”

  京剧名角史依弘爱折腾,她喜欢“玩”。某一天,她萌生出报读长江商学院EMBA文创海外课程的想法。那个时候,她的想法很单纯:她想看看别的艺术怎么玩,哪些元素可以添加进京剧演出中。

长江EMBA文创海外游学课程

往日记忆——梅教授、刘佳勇、史依弘、凌珂

共赴2015长江EMBA文创海外游学课程

  “好玩”的人天生有一颗热切探索新鲜事物的好奇心。中途赴外前往南加州大学的短程学习中,史依弘结识了许多优秀编剧和导演,她认真地听对方分享起台前幕后的经验,她听了很多新奇的事,也看了很多新奇的事。

  “先进的电影设计、超前的3D技术,让我大开眼界!“史依弘两眼放光,像是发现了一片新大陆。她说:“很多文化艺术,乃至动漫和游戏,只要是非常火的文化产品,都有值得传统京剧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她对京剧创新的探索热情,很快被长江商学院教授梅建平捕捉到了。在看到一篇关于史依弘的访谈后,梅教授找到了史依弘。这位京剧发烧友试探性地问对方:“我们能不能来点合作?”

  一个商学院教授,一个京剧名角,就这样开始寻找起共同的愿景,也找寻起彼此生命中更多的可能性。很快,梅教授提出了联合办文化公司的想法。

  史依弘对新事物常常抱有开放心态,尽管她没想过自己会经商,但还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开始了人生中的全新旅途——他们共同成立了结合彼此姓名的弘依梅公司,这是国内第一家以京剧文化为主要内容的商业文化传播公司。

  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长久以来,史依弘都是上海京剧院的京剧演员,这是一份属于体制内的工作。如果要开办文化公司,那意味着她和她的公司,既要受到体制认可,又要试水市场化道路。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京剧的创新都处于停滞状态。过去几十年,京剧戏班一开始是市场化,后来京剧圈开始吃起“大锅饭”,京剧演员成了体制内的职员。

  在这样的环境中,京剧一度出现了断层发展。断层最直接的后果是,就是使得一两代人可能压根没听过戏。梅教授意识到,对不少年轻人来说,京剧看起来像是非常遥远的事物,以至于一提到京剧时,很多人可能已经对其中的写意表演无法理解,对京剧的节奏也已经欣赏不来。

  但在梅教授和不少剧迷心中,京剧是充满魅力的,这门传统艺术的念白有京腔京韵又文采斐然,演员精心装扮,表演动作既夸张又灵巧,台上武术、舞蹈和配乐有机融合,在演员的一转身、一挪步中,观众也跟着悲喜交加、惊心动魄……

  “我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让传统有未来。传统如何有未来?就是创新。”梅教授和史依弘最终说服了上海京剧院,他们致力于推动京剧传承和创新的心愿,也得到了上海京剧院和更多人的支持。

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梅建平

▲梅建平 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

  “京剧之于中国,

  有如舞蹈《天鹅湖》之于俄罗斯”

  史依弘的好友也是同学凌珂听说她要组建京剧文化公司时,很是兴奋。尽管分属于不同的京剧团,但这两位京剧圈名角都心系京剧的创新。

  过去这些年,史依弘像改造女人的外表那样去改造京剧,总想法设法在京剧演出中加入一些现代元素,为的就是给京剧穿上一层时尚外衣。

  钟爱“磕老戏”的凌珂,也有一套自己的“改造”方法论。他努力走进大众人群中,然后不断演绎经典京剧,每演一次,就掰开揉碎,将京剧的精华讲解给观众听,以让大众理解京剧到底美在哪。

  弘依梅公司成立后,史依弘和凌珂也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交集,他们经常在一起探讨京剧的发展,两人琢磨京剧的剧目创新,也研究起京剧中的乐器演奏迭代问题。

长江EMBA25期学员凌珂

▲凌珂 天津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

元声京戏坊创办人,长江EMBA25期

  曾经在美国大都会演出时,考虑到外国观众的观赏习惯,他们在传统乐器上蒙上了几层布做了降噪处理,用史依弘的话说,这样处理后,乐器声音比原来的洪亮“闷”了很多。“即便如此,只要乐器一响,观众的头全都齐刷刷地转到了乐师那一边。”那一次经历,让史依弘下定决心进行一次“乐器改革”,在后来的一些演出中,她开始用一把蝶筝、两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一把大提琴,一把京胡和一个鼓,撑起了京剧乐团的全部演出。

  凌珂觉得,仅乐器这块,京剧还有很多革新空间。“我们要再去大都会演出时,应该研究伴奏技法”,凌珂钦佩那些京剧老先生,“京胡的大家拉出来的京胡声,就像笛声一样。”

  尽管京剧的发展还有诸多不完美,但它已经在向世界展示了属于自己的独特魅力。当史依弘带来剧团去往美国大都会表演京剧《霸王别姬》时,外国人对此赞誉有加。

  组织者梅建平教授事后如此形容中国京剧在世界顶级博物馆舞台上的亮相:“《霸王别姬》连演14场,《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主流媒体都做了报道,演出甚至感动了大都会的副馆长和亚洲部主席,使得大都会主动通过Facebook向全世界进行了演出直播。”

《长江老友记》第7集:教那深苑芬芳,直面滚滚红尘

  《霸王别姬》是京剧中的经典剧目,它讲述的是楚霸王项羽与汉高祖刘邦在垓下进行最后决战,围困中虞姬与霸王诀别,霸王最后在乌江自刎身亡。这则凄美的故事让很多外国人想到了埃及王后克里奥帕特拉七世与罗马前后两任执政官凯撒和安东尼的爱情故事,故事的主题关乎政治、阴谋、战争与爱情,催人泪下。

  在那之后,梅教授更加坚定了传播京剧的信念。在他心中,中国京剧正承载一种文化使命,京剧之于中国,有如舞蹈《天鹅湖》之于俄罗斯,它是彰显民族自信的一种文化符号。

长江EMBA25期学员史依弘

▲史依弘 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

国家一级演员,长江EMBA25期

  “亲近并俘获年轻人,

  是京剧长久繁荣的关键”

  传统艺术要传承,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未来,首先就要找到更多衷情自己的受众,这是梅教授和史依弘在共同思考的事。

  为了让更多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认识和理解京剧的美,从2016年9月起,他们策划了“星星点戏”系列演出——以星座为主题,进行为期12个月的京剧折子戏主题展演。

  巡演是普及京剧文化的一种形式,也是培养京剧戏迷的方式——戏迷基本是在剧院培养出来的。史依弘坦言:“当你在电视里看到一个歌剧《茶花女》时,你会一直看下去吗?看不下去。如果给你一张票,让你走进剧场看,从头至尾看一出很棒的歌剧《茶花女》,你一定看进去了。“

  她以美国大都会的演出做例。她形容起那个场景,“园林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固定的,灯光从外面打进来,里面只能射几个光,观众离演员很近,虞姬一出场,每个光就会扫进去,观众会感觉自己就是剧中的一员,大家很入戏,也很容易被剧情打动”。

  如今,史依弘和梅教授正在通过多种多样的方式培育年轻观众,比如他们热情地拥抱互联网,开始将网络直播和微电影等新玩法引入进京剧传播中。他们也在积极致力京剧教育普及,比如和一些社会机构长期进行合作,以面对面授课与普及的形式,在青少年中培养未来的观众。

  史依弘曾在采访中说道:“年轻人中的绝大多数对京剧完全没有概念,怎样以现代的手法去接近他们,亲近他们,俘获他们,才是京剧能够长久繁荣的关键。”

  如今对于商业营收,史依弘和梅教授还并不着急。“只要做成国家最高端的、最美的文化产品,很多机构和品牌商愿意在商业上进行赞助和支持。”在梅教授看来,如果能将京剧演出做成文化精品,收入来源完全可以多元化,可以有票房收入,可以得到政府机构支持,也可以获得企业的赞助支持。

  无论是资深剧迷梅建平教授,还是京剧名角史依弘和凌珂,他们都意识到,一门好的艺术必须要打动观众。“只有真正打动观众,观众才会被感动,才会支持你,如果不感动他,仅仅号召他,那是没有活力的。”梅教授总结。

  “今天的中国,什么东西最缺?我认为美是最缺的。”时代需要时髦艺术,更需要彰显美的文化名片,梅建平教授希冀,创新中的京剧能填补这个缺憾。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京剧的喜爱:“京剧能体现出中国的传统美。”

  文/长江商学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