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 > 师资队伍 > 正文

上海交通大学EMBA教授鲍勇剑:共享单车,光有百亿元资本还不够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7-04-25
收藏 分享 评论(0)

  鲍勇剑,上海交通大学EMBA教授;美国南加州大学公共管理学博士,现任美国南加州大学亚太学院副院长、南加州管理研究院执行主任和金石国际咨询总裁。

  2016年5月,在第一财经创新大会上,笔者曾经建议同台的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开发社会资本,共享单车才有生命力。然而,笔者的建议并没有得到相关企业的很好采纳。其后共享单车的发展,可以说是金融资本单兵突进,社会资本开发工作却没有跟上。这两者之间的失衡,使共享单车的使用、规范和管理出现了一些问题。最近,一些城市的管理部门开始规范共享单车的发展,并且清理垃圾单车。媒体上也经常可以看到乱停乱扔、横七竖八的共享单车。一个最具浪漫情调的共享社会符号,面临规范和管理的难题。

  目前,已经有30多家投资机构以高达百亿元的资本规模,介入共享单车领域。金融资本控制共享单车之后,也就自动控制了“共享的逻辑”。但实际上,共享的问题更应该由社会拥有、社会解决。“共享单车”的公共产品属性要求合适的集体治理结构和积极的成员参与,否则它就难逃“公地悲剧”(Tragedy of the Commons),即过度消费和维护不足。

  与共享伴生的治理问题不是金融资本投放就可以解决的。哲学家杜威说过,公共问题一般是高难度的。难度低一点的都被市场化为盈利产品了。高难度是因为它涉及变化中的利益相关者和他们捉摸不定的偏好。例如,共享单车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却也带来了最近一公尺的拥挤问题。它在增加一群人满意度的同时,却制造了另一群市民的不满意。市场机制优在解决问题,提高满意度。公共治理则重在展开问题的合法性,降低不满意度。换言之,依赖大跃进式的资本投放只会放大问题。它在提供一个单薄的出行服务同时,也制造着各种各样的不满意。如果只有金融资本的投入,没有社会资本的开发跟进,那么共享单车被金融资本劫持之后,市场竞争越疯狂,各种各样的不满意度就将越高。这就是今天共享单车遭遇到的一些问题的本质。

  共享单车的发展,要求所在社区形成各方面的配套合力。如果发展社会资本在先,那么金融资本的辅助效果就会更好。

  概括而言,社会资本指的是各种良善的社会关系。它鼓励合作行为,降低冲突的负面影响,因而促进社会活动的生产力。从社会资本的视角来衡量,落实在功能上,共享单车为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提供服务。如果深入到文化层次,共享单车则应该是制造“随机友好”文化习性的媒介。如果缺乏对后者的创新设计,单薄的单车出行功能可能抵挡不住来自各方面的不满意。

  每个人在骑行的时候都喜欢共享单车,但对于不使用共享单车的人来说,当他们被城市中几十万辆共享单车包围时候就可能心生不满。如果要提高使用的满意度,并持续降低与之共存的不满意度,未来共享单车可以利用金融资本和市场机制,但必须配套社会资本的发展策略。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发社会资本,创造全社会都欣然接受共享单车的新局面。

  一是让少数社区先爱上共享单车。ofo就是最先从校园社区开始的。一个校园爱上它,所有的校园都会喜欢上它。最可能诚挚地爱上共享单车的社区还包括旅游景点、半封闭的居民区、疗养院,以及大公司厂区或园区。

  二是拒绝单一标准化推广的诱惑,因为因地制宜,采用不同的推广模式。应该根据社区活动的特征,设计愉快共享的单车出行模式。例如,老人疗养院的单车可以为三轮车,大公司园区可以用无锁单车。只有这样,骑行者才会逐渐理解这是“我们的单车”。

  三是帮助街道小区管委会设计以单车为工具的社会环境新风范。例如,让单车成为促进街道通畅的工具。在大型公共停车场和主要生活区之间设计单车路线,实现无机动车环境。再如,与学校和居委会合作,设计方便志愿者服务老人的单车(如轻型货架等)。

  四是团结离退休的老人,让他们成为友好单车的大使、守护者、保养师傅和信息员。它不仅要让参与者获得实惠,更重要的是向他们“赋能”,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工作与美好城市和美好生活之间的直接关联。

  五是让共享单车成为社区之间“友好街坊”的竞争标识。单车是企业的,但其寄养单位是街道。单车本身就是信息载体,它可以承载各种各样的信息。当然,怎样让共享单车承载的“友好街坊”的信息可视化?这是留给共享单车企业的家庭作业。

  六是为共享单车使用者创造各种各样的随机友好机会。例如,夜行者可以通过应用软件选择同路的同伴。再如,让前后使用单车的骑手有接力送达的机会,增加人们社会交往的频率和机会。

  七是组织单车协会,积极参与市民对社区规划的反馈活动,推动规划部门的有关工作。

  八是设立共享交通改进计划,为改善街道和社区交通的微循环提供义务劳动和慈善捐赠的平台。例如组织“星期六义务劳动”,让社区居民以一块砖、一条线来改善社区的交通微循环环境。这些活动可以从孩子做起,从小而易的环节开始。

  当上述的社会资本开发活动以“百花齐放”的方式开展起来后,共享单车的问题都会变成社会的问题、大家的问题,就会成为大家乐意参与解决的问题。问题越大,社会动机越强,解决后的成就感就越高。这时,在人们的眼里,共享单车企业就是解决社会问题的参与者,共享单车就成了持续提升良善社会关系的媒介。

  当人们能够切实体会到共享单车的公共属性后,企业可以要求政策保护,防止浪费社会资源的恶性竞争。只有上升到公共政策和公共治理的高度,共享单车才能有序经营下去。

  西方人常说,面包的历史故事就是文明的历史故事。在最早的群居活动中,一群人围着餐桌传递一块大面包。每个人掰下多少面包,代表着他对公平的态度,也传递着他对集体身份的认同。可见,有着悠久历史的面包远不止是食物,它还是传达社会关系的媒介。我们期待,共享单车也可以像面包一样,成为良善社会制度和人际关系的生动媒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