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 > 师资队伍 > 正文

上海交通大学EMBA教授尹海涛:义中取利,只取一瓢饮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8-02-22
收藏 分享 评论(0)

  尹海涛,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经济学系系主任。2012年入选首批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2013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支持。主要从事环境经济与管理、能源经济与管理的研究。2006年8月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获得应用经济学和管理科学博士学位;2006年8月到2009年2月,在密歇根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从2009年2月加入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

  EMBA校友杂志《同窗》2017年年刊尹海涛教授专访:

  首先,小编带你看两个案例。

  案例1:一人驾驶一辆车,行至路口,突遇刹车失灵,前方站着5个人,岔路口站着1个人,若你是驾驶员,会选择转弯吗?

  案例2:医院病房内,5个人需要器官移植,此刻刚做好身体检查的1人完全匹配这5人的标准,倘若你是医生,又如何抉择?

  类似这样的案例,在交大安泰EMBA课程教授尹海涛讲授的《商业伦理与可持续发展》课上屡见不鲜,谈及开设这门课程的初衷,尹海涛教授表示,企业虽然是一个经济组织,但同时也是一个社会组织,其一言一行除了产生经济效益外,同样也会产生社会效应,它必须要承担企业在发展过程中的诸多社会责任,而商业伦理是企业经营者在可持续发展中不得不拷问的。

  开设初衷,不谋而合

  任何一门课程的开设,都会由于所处时代背景和受众的不同而悄然改变。尹海涛教授表示,一开始他也是抱着惴惴不安的心态去考量这门课程是否设置得过于前瞻,但在慢慢的摸索与磨合中,他惊喜地发现,“EMBA学生对于这门课程的喜欢程度超过了我的预想,这出于当下中国企业家,反思中国商业发展中若干伤疤的内心挣扎,也与当下因为可持续发展要求而产生的迫在眉睫的企业管理问题不谋而合。”

  回到案例本身,尹老师不紧不慢地分析道,“其实,第一个案例中,人们更倾向于选择营救5个人而放弃岔路口的那1个人,后一个案例中,人们则不会选择杀害身体健康的那个人去器官移植给其他5人。本质上都是5个人对1个人,但最后的结果却完全不一致。”他坦承,“相较本硕的教学,EMBA学生看问题的思维方式和角度相对成熟和独立,且已有自己的一套体系,所以我更多的是去引导,而不是着急地给出正确或错误的判断。”

  因人制宜,海纳百川

  在课程的教学中,尹海涛教授善于观察并总结归纳,在两天的课程中,他将内容一分为二,其一是帮助学生了解和清楚一些概念性的理念,如伦理的判断标准是功利主义还是类型主义,可持续发展的三个判断维度是社会公正、经济发展、环境保护等;其二是强调企业在盈利过程中和利益相关方的互动逻辑,只有追求合乎伦理和市场规范的企业利益,将经营者利益最大化转化为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最大化,才能从追求短期利益走向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在倡导企业多元化的商业伦理规范的背后,他也以一颗包容的心去接纳和理解不同职业背景下的EMBA学生对于商业伦理的接受度,“有过外企工作经验的学生对于企业伦理的规范要求较高,而民营企业相对接受度低一点。”对于法律和伦理的区别,尹海涛教授一语中的,“法律是底线,起到的更多是惩恶的作用,而企业的良好伦理道德则是扬善。”

  主修环境政策,曾遭遇“冷宫”

  作为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的首批入选者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的“奋楫者”,在商业伦理之外,他主修的是环境经济与管理、能源经济与管理的研究。毕业于北大,在沃顿商学院学习了5年多,随后又在密西根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于2009年加入安泰。“这是一个相对冷门的专业,2009年来到安泰给本硕学生开设环境经济学课程时,我清晰得记得当时不到15个学生选修,一度无法开课,但随着中国整体大环境政策的变化,今年,我有3个班级,接近150多人同时选修。”他的脸上洋溢着喜悦,这股喜悦不仅来自于学生们对于课程的认可和喜欢,更多是他基于一线的学术研究和教学的相得益彰。

  一边是学术,一边是教学

  “我享受学术创作的过程,当脑海中的思维随着指尖在键盘上舞动,跃然而出的瞬间,内心的喜悦和满足无法言喻。”他自称是个山东的“糙汉子”,但细腻、敏锐的文笔却是很少在课堂上表达。从环境保险,到企业环境治理,再到可再生能源政策,他把这个比喻为“层层需要攀登的山峦”,每处都有迷人的风景。“我喜欢在课堂上带给学生思维的快感,当你某个地方堵住了,突然又疏通了,好似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这种乐趣是学术和教学缺一不可的地方,教学需要有研究上的支撑,而研究则需要有一个表达和反馈的窗口,没有理论高度的案例对于学生,尤其是EMBA学生,帮助是微弱的。”

  有两个儿子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有两个儿子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尹海涛教授莞尔一笑,“一个6岁,一个9岁,两个男孩皮得很,我和爱人对他们的教育也着实下了一点功夫。”这“功夫”主要对症下药在孩子玩手机问题上,尹海涛教授和儿子们定“契约精神”,手机只能在周末时间才允许使用,“爸爸对你们的信任好似这个花瓶,如果你们把这个花瓶打碎了,那即使粘贴起来了,它依然还有一条缝,男孩子要说到做到。”除了手机问题外,他还特别注重在日常生活和学习中给孩子的榜样作用,“由于是两个男生,因此父亲在一个家庭中的角色显得很关键,当和爱人在教育孩子问题上产生分歧时,我们不会当着孩子的面去争论,如果一时过于着急没控制过,另一方会以英语的形式提醒。”正是与爱人、孩子们拥有了这样的默契与心意相通,他自喻为“其乐融融”。

  在很多人印象中,父爱是静默的存在,好似山岳般伟岸,又似脊梁般严厉,但他希望可以“独辟蹊径”,陪伴两个儿子一起跌跌撞撞,一起潇潇洒洒。

  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在万家灯火中,他选择随遇而安;在教学科研中,他不画地自限;在商业伦理的课堂上,他义中取利;化繁为简,大音希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