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长江商学院 > 师资队伍 > 正文

长江商学院教授甘洁:中国经济未来不会差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6-10-13
收藏 分享 评论(0)

  甘洁教授现为长江商学院教授(终身教职),并拥有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在加盟长江之前,她曾任香港科技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终身教职)、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经济与金融系助理教授。

  甘教授长期从事公司金融及中国资本市场的研究,在这些领域有突出贡献。她2011年独立获得美国学术界最高荣誉之一的Brennan 最佳论文奖,研究成果发表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如金融经济学期刊(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以及金融研究评论(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金融与数量分析(Journal of Financial and Quantitative Analysis),也是多家国际顶级学术期刊及学术会议的审稿人。她的授课得到了MBA 学生和EMBA学生的高度赞誉,课程获得多项教学奖。重要国际媒体如《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及《经济学家》杂志均曾报道她的研究和教学。

  除了学术上的成就之外,甘洁教授还有着广泛的行业经验。她曾任职于CRA 国际(CRA International),美国最大的金融和经济咨询公司之一,为期两年。她的咨询工作包括企业估值、证券欺诈以及反垄断,服务的客户来自于多个不同的领域,涉及金融服务业、消费品以及能源行业等。在香港,甘洁教授曾为多家银行提供咨询,为它们提供关于如何辨识房产市场上的泡沫以及如何在投资组合中配置房地产的建议。

  目前甘洁教授的一个重要研究课题是每一季度定期对工业企业进行大规模调查,基于此编制的产业经济景气指数,以及对工业经济的独特研究成果在国内外均受到普遍关注和赞誉。她的的行业实践则主要专注于机器人、自动控制产业的创新和传统产业的转型。她是包括大疆创新在内的多家高科技企业的董事,东莞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和创业孵化器的发起人之一和创业导师,以及香港X科技创业平台的创业导师。

  甘洁观点:中国经济未来不会差

  “中国产业经济报告”二季度发布会上长江商学院甘洁教授表示,虽然当前中国经济在“L”型中平缓下滑,不知道到会被拖到哪里去,但是,依然看好中国经济的未来,其中一个重要的理由是,中国人民非常勤劳勇敢。

  中国人希望过上好日子的动力明显

  经济学里有个名词叫理性的经济人,甘洁认为中国人民最理性,比如,如果房产税收太高、首付太高就离婚,离婚这种事情都可以做,真的是非常愿意去追逐经济利益,老百姓希望能够过上好日子的动力非常明显。

  为何同样的制造业,为什么是中国先发展起来,一是跟政府很多经济政策有关,二是中国人很聪明,比如纺织业企业的小姑娘心灵手巧,出错率就是比在东南亚很多国家要低。如果去印度看一看,印度人穿着长袍在大路上不紧不慢的走,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传统文化再加上中国人的勤劳勇敢是长远发展的基础,只要社会稳定,只要政策能够提供比较好的空间,中国经济还会有很大的发展。

  甘洁举例说,改革开放也经历了很多起落,但问题最后都得以解决。记得她上大学之前,当时整个世界认为中国经济快完蛋了,为什么?因为中国有那么多过剩的劳动力,全在农村怎么办?不可能好了。后来中国人民想出来一个办法——乡镇企业,再后来农民工进城又解决了很多问题。很多时候只要能够抓住大的方向,以中国人民的智慧可能会有出乎意料的希望。

  在甘洁的调研中发现,当下国际经济那么不好,但是中国出口的情况仍然比国内市场要好的多。中国经济一直在增长,产能过剩为何如此严重?甘洁分析,可能是供给和需求越来越不匹配,比如大家跑到日本去买马桶盖,跑到香港、日本、海外去花钱,好多需求没有在国内被满足。

  这里面涉及到的原因是综合的,有国内消费信心的问题,有产业需要升级的原因。也有税收、物流成本高等原因。去日本买的马桶盖有些实际上是中国国内生产的,出口到日本,中国游客到日本再背回来。因为国内的物流没有效率,高速公路收费又是全球出了名的贵,所以可能出口到日本再坐船回来更便宜。

  有媒体现场表示做了一个调查,证明物流行业成本里最高的是行政成本,包括整个流程中的审批环节、管理环节等等。

  甘洁教授对此分析,这说明通过改革降低成本的空间很大。税收、流通环节等在供给环节无效率的节点,如果有一个平台能够打通,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我们还有很多改革的空间,有很多无效率的地方,而且是没有太多道理的无效率,如果能把这些人为的壁垒取消,经济增长的空间很大。

  当前产业通缩与资产泡沫通胀并存

  虽然对前景看好,但当下的经济形势却并不乐观。

  甘洁教授通过对2000家销售额大于500万元的工业企业进行调查,显示产业经济仍未走出L型的底部。产业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需求不足。产能过剩仍为历史最高。二季度约六成企业产品在国内市场供大于求,国内需求不足的扩散指数为83,与上季度类似,维持在历史的最高点。目前超过一半的行业和超过四分之三的地区产能严重过剩。81%的企业认为订单不足仍是制约下季度生产的首要因素。相比于上季度,产业企业第一次整体上对经济预期不好,回答宏观政策、行业政策是制约下季度生产因素的企业明显增加,从2%升至12%,体现企业对整体经济和政策的担忧。

  而和外界的感受不一致的是,融资不是瓶颈,仅有4%的企业将之列为制约生产的因素。这一结论一直与央行《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一致。2014年四个季度工业企业新增贷款平均每季度约以30%的速度下降,2015年整个年度新增贷款余额仅为2014年四季度贷款余额的5%。另一方面,今年以来大量信贷进入了房地产行业。以二季度而言,房地产新增贷款占比高达 50%,而其中95%为个人购房贷款。

  产能过剩又碰上宽松的货币政策,产业经济通缩,大量信贷并未进入实体经济,涌入房地产和大宗商品,引发资产价格迅速上涨。超发货币必将形成通胀压力。

  而以基础设施建设的固定资产投资虽力度很大,但完全以政府为主导,民间投资不但未被带动,而是呈萎缩趋势,说明对整体经济的拉动作用有限。

  甘洁教授认为,经济仍未走出低谷,在产能严重过剩这一制约条件下,货币、财政政策的刺激作用本来就有限。加之经济预期走弱,财政、货币政策难以发挥乘数效应,副作用更为明显,今后应谨慎用之。

注:文来自搜狐财经 编辑陈君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