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新加坡国立大学 > 新闻动态 > 正文

诺依曼全身而退,却给共享办公行业留下一地鸡毛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9-11-25
收藏 分享 评论(0)

  如果以“名利双收”来衡量,WeWork的创始人诺依曼是成功的创业者。

  近日,他不仅获得了近17亿美元的奖酬,他的名字和他创造的WeWork品牌也已享“誉”全球。

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依曼

▲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

  创业者的目标大致有三种,上市前退出、上市后退出和打造百年企业。从诺依曼在递交IPO申请前就将股权变现7亿美元来看,他绝不是黯然退场,而是基于对“天时、地利、人和”的准确判断,明智地选择了第一种选项。

  难道是他利用了孙正义的疯狂?

作者简介

  “聪明”的弟子与教父“接盘侠”

  软银CEO孙正义在2019-2020年中期财报分析会中明确承认:自己对WeWork的投资判断失误,正在反省。“疯狂教父”孙正义似乎输给了弟子诺依曼,貌似比孙正义更加疯狂的诺依曼功成身退,而教父孙正义却成为“接盘侠”。

  软银和愿景基金已占有WeWork多达80%的股份。当然,软银CEO孙正义接盘WeWork是无奈,也是明智的选择。

软银创始人孙正义

▲软银创始人孙正义近日反思对WeWork公司治理监管疏失,50亿美元“接盘”WeWork造成软银14年来首现季度亏损

  正如孙正义所言,虽深感懊悔,但是他的战略和愿景没有改变,关键时刻如果软银不能及时拿出适当的拯救方案,一来会造成业主和租户的恐慌,二来现金流将于11月份枯竭。

  彼时如果出现员工薪酬、物业租金和供应商货款的延期支付,多年建立的品牌信誉度降为负值,那任何愿景都将化为泡沫。

  灭顶之灾,不言而喻。

  客观而言,软银CEO孙正义和WeWork创始人诺依曼对于共享办公这个业态在全球的推广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是他俩让各类企业快速地认识到了共享办公空间的经济性、便利性和社区价值。

  是诺依曼敏锐地发现了入住共享办公空间的会员迫切需要专业和商业资源,并创立了办公社区的概念和模式;是诺依曼打造出了公共面积大于独立房间面积的开放式办公空间的办公场景,并发现了内部楼梯对于社区氛围营造的重要性;是诺依曼让孙正义认识到共享办公业态的巨大市场潜力,并在两年内投入了超过80亿美元;是诺依曼的豪情与疯狂,是孙正义的自负与疯狂,才使得WeWork在短短3年间在全球125个城市的空间达到了847个。

  具有工匠精神的服务式办公的鼻祖IWG在严谨考察与分析后,也创建了共享办公品牌SPACES,已开业运营的空间数量达到了近300个。

  有了先驱者探路,以至于更多的企业、个人看中共享办公这一业态,各类共享办公品牌如雨后春笋,一时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足以证明诺依曼和孙正义对于共享办公市场趋势的判断不仅是正确的,而且具有足够的前瞻性。

  但企业和人一样,真正的成功在于健康地活着,并可持续成长。任何急功近利的想法和做法,都会适得其反。

  超速扩张圈地就是赢家?

  10月15日,WeWork在美国、加拿大的223个共享办公空间中约2300个公用电话亭发现了高浓度甲醛,这就是超速扩展中管理体系构建疏漏所带来的祸患。后来虽果断关闭,但已经造成不良影响。

  丰田汽车快速扩产而疏于品质管控曾带来了全球召回743万辆的惨痛教训,丰田家族的CEO向全球公开谢罪。星巴克咖啡快速开店而忽略了员工培训和客户体验曾使股价跌落近50%,创始人舒尔茨只能重新披挂上阵。

  各行各业,如此等等的案例告诉我们,企业的发展不仅仅是靠巨额资本的推动,资金可以一次性注入10亿美元、20亿美元、甚至100亿美元,但文化、品牌、团队的建设、运营管理系统的打造,则需要10年、20年、50年,甚至更长时间。

  而这一切需要一群具有统一价值观、目标和专业能力的人组成的团队去实现,落实品质管控的是他们,于细微处发现致命问题的是他们,推动企业稳健成长的是他们,而不仅仅是巨额的资本。

  酒精和金钱只能刺激起疯狂和癫狂,绝不可能激发出激情和理想。没有理想,或者空洞的理想难以支撑企业文化,没有企业文化难以凝聚团队。团队不仅需要文化来凝聚,还需要专业能力的不断提升,才能赢得客户,创造利润。

  共享办公空间,还有未来么?

  WeWork的境遇无疑在提醒同行需要认真思考:共享办公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客户是谁?客户需要什么?如何满足客户的需求?这样才能系统地梳理出保留什么、剔除什么、保留的如何优化?

  一家企业属于什么行业,往往依据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本质来鉴定,而不能以其使用了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来鉴定。日本TOTO马桶盖的智能化近乎变态,但TOTO仍然属于传统的洁具行业。共享办公无论使用了哪些科技手段,打造了怎样的智能化平台,其本质仍然是提供办公空间租赁及办公服务的业态。

WeWork的共享办公空间

  办公场景从传统办公室、居家办公、星巴克的第三空间到IWG的服务式办公和WeWork的共享办公空间,为什么居家办公没有成为主流,为什么提供免费WIFI、配备充电口的星巴克成为商务空间?

  在5G已经来临的今天,为什么共享办公空间日益火爆?其实,无论什么样的办公场景,就其本质而言,都是人工作的地方,“以人为本”是办公空间服务需要遵从的基本理念。

  共享办公空间首先应该关注的是室内空间的基础环境和办公设备设施是否有益于工作人员轻松、高效、健康地工作,在此基础上,再根据需要提供企业运营所需的商务、财务、法务等专业配套服务、以及组织社区活动、营造社区氛围。

  其实,需要办公空间的企业和个人千差万别,这就决定了共享办公空间的形态将千姿百态。

  是专做细分市场,针对某一专业领域、行业打造主题空间,还是不分行业业态,为各行各业的大中小各类企业提供开放式的办公空间?是仅仅关注办公设施设备,还是以人的身心健康为本,打造环境友好型共享办公空间?

  此外,作为公众聚集的共享办公空间,提供哪些公共服务项目?这些都需要各个共享办公空间认真思考。

  共享办公空间是人工作的地方,既不是咖啡厅也不是酒吧,既不是健身房也不是幼儿园。无限放大与工作无关的个性化需求来吸引客户,只会对空间本身和业态造成扭曲和伤害。

  同时,虽然共享办公空间是一个新名词,但绝不是一切的“时髦”都可以与之链接,更不是一切的“时髦”都可以给共享办公加分添彩,切忌故弄玄虚。坚守根本,以人为本,为客户创造实实在在的价值,共享办公空间才能具有更加丰富的价值。

  目前,WeWork已经签订的物业租赁合同锁定了超过470亿美元不可撤销的应付房租,其中还没有计入空间的装修、维护费用和运营中的各项变动费用,而以其2018年4季度-2019年3季度30亿美元的营业收入来看,实在无法判断何时才能盈利。

  在未来经济预期仍然疲软的趋势中,这是十分危险的。为此,孙正义委派的董事长开始了治理整顿,组织架构重组、管理层调整、裁员,关闭亏损空间,变卖与主业不相关的业务板块,处置湾流公务机等没必要的资产,力图尽快压缩现金流出并梳理出盈利模式。

  但是,高人力成本、高租金的长期物业租赁合同、高装修成本、高成本免费服务的调整与物业合同期、装修寿命及客户租约紧密相关,具有很强的惯性。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愿稳步发展,就很难进退自如。共享办公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但已进入洗牌期,各家品牌运营商需要静下心来,脚踏实地,从长计议。

文:李瑞武、楚军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