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新加坡国立大学 > 精英校友 > 正文

新国大校友动态 | 中国全国人大代表王天宇:应加强银行与AMC合作,加快不良资产处置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20-05-27
收藏 分享 评论(0)

  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两者共生共荣。商业银行始终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回归本源、专注主业。

  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NUS校友王天宇(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提出建议,商业银行应加快处置不良资产,盘活存量贷款,应完善不良资产管理相关政策,监管部门要明确资产管理公司的功能定位。

王天宇校友简介

不良资产处置存在的问题

  中国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称,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在经营发展中遇到不少困难和问题,周转资金或者借新还旧无法正常进行而出现资金链的断裂,贷款、债券违约增多,股权质押融资平仓风险上升,导致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大幅增加,对此他提出了应对建议。

  加快处置不良资产,盘活存量贷款,是商业银行增加信贷供给的重要方式。2012年,财政部、银监会共同下发《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2016年,银监会下发《关于适当调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关政策的函》,放宽地方AMC相关限制,允许每省设置两家地方AMC;放宽不良贷款批量转让门槛,加快了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进程。

  王天宇表示,目前商业银行与资产管理公司在不良处置合作过程中,依然存在一些问题。例如,不良处置市场化推进缓慢。

  目前,国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管理机制较为成熟,业务开展也较为全面,客户主要为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及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中小银行特别是区域性商业银行不良资产主要由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处置,他们只能在省内开展业务,处置渠道较为单一,导致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进程缓慢。

  同时,根据《关于适当调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关政策的函》《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等规定,仅允许持牌的资产管理公司承接3户以上的不良资产组包,个人类贷款不得进行批量转让。在不良压力持续增加的趋势下,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范围及经营模式难以满足商业银行对不良快速处置化解的需求。

  在当前商业银行不良资产不断增加的情况下,王天宇认为,资产管理公司收购意愿并不强烈。原因在于资产管理公司的资金主要是通过商业银行贷款或发行债券等市场化方式筹集,资金成本受到市场利率的影响,并且负债的持续时间一般不超过5年。

  面对市场和股东压力,资产管理公司利用市场化资金收购不良资产需要在短期内实现盈利,否则将面临亏损和较大的流动性风险。目前,不良资产处置周期较长,长期资产和短期负债之间的错配限制了资产管理公司收购不良资产的意愿,导致在不良资产打包处置方面与商业银行合作不充分。

  另外,不良资产估值定价准确性不足。不良资产估值定价是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的重要环节,直接决定了转让价格的高低。

  目前,不良资产估值定价涉及的债务人企业大多是资不抵债的关、停、倒闭企业,许多企业财务会计资料不连续、不完整、不健全,由于获取资料和数据难度大、准确性低,同时缺乏不良资产估值定价模型支持,资产管理公司主要是凭主观判断或委托中介评估机构进行评估。

  当前,作为受让方的资产管理公司地位强势,削弱了商业银行转让时的议价能力。目前市场上不良贷款批量转让的折价幅度基本都超过70%,导致商业银行损失较大,实施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的主动性不高。

对不良资产处置的建议

  对于存在的问题,王天宇提出建议,完善不良资产管理相关政策。

  建议监管部门放宽资产管理公司对商业银行不良资产的受让规定,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允许资产管理公司受让商业银行逾期60天以上非不良资产及个人经营性贷款,确保商业银行及时有效化解风险,释放商业银行支持实体经济活力。

  建议完善《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放宽不良处置市场化准入标准,允许符合资格的非持牌资产管理公司承接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包,拓宽不良处置渠道,加快处置进程。

  其次,建议监管部门明确资产管理公司的功能定位,支持其发挥核心优势。

  对放开市场准入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赋予其金融属性,同时由监管部门加强对其业务指导和监管,规范市场秩序,支持更好地服务于化解区域金融风险;鼓励金融资产投资公司、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更多地开展真实债转股,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优化经济结构。

  建议成立针对中小微企业的资产管理公司,专项对中小微企业发生的不良资产按照资产类型、风险等级进行打包,投放到资产证券市场,进而债券募集资金。

  不良资产处置周期拉长,相应增大了商业银行与资产管理公司的融资成本和资本占用,导致资产管理公司在受让不良资产时“心有余而力不足”,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受阻。

  王天宇建议降低商业银行与资产管理公司融资成本及资本占用,例如证监会及发改委等相关部委进一步优化商业银行及资产管理公司发债融资审批流程,提高发债融资效率,增加流动性;降低商业银行及资产管理公司实施债转股的风险权重,释放资金用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中国全国人大代表王天宇

  此外,关于银行业在为实体经济保驾护航的同时,如何防范自身风险,以及对于“新基建”,银行业该如何布局等话题,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近期还接受了中国《金融时报》的专访。

  1、您认为,银行业在为实体经济保驾护航的同时,如何防范自身风险?

  王天宇:一方面,要聚焦主责主业,优化资产结构布局。面对当前错综复杂的经济环境,应该培育“聚焦经营主业、服务实体经济、把控实质风险”的信贷文化;同时强化顶层布局,建立信贷资产流量管理体系,将存量贷款收回移位再贷和新增贷款并轨管理、统筹配置,通过合理的布局结构,调整熨平经济周期的影响与冲击。

  另一方面,要加强科技赋能,提高数字化风控能力。抓住金融科技机遇,加强各类信息数据搜集与挖掘,建立客户模型风险与风险监测体系,利用大数据、移动互联、人工智能技术,通过多方数据交叉验证客户信息真实性,做到贷前精准客户营销、贷后客户风险实时监测,提升风险防控水平。

  2、对于今年大热的“新基建”,银行业该如何布局?

  王天宇:对银行业来讲,参与“新基建”建设,既是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需求,也是实现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在要求,长期来看将有利于提振资产增速、稳定资产质量。

  具体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布局:

  一是寻求银团合作模式,与当地发改部门保持沟通联系,掌握一手项目信息,在项目推进过程中积极寻求银团合作模式开展,实现风险共担及信息共享。

  二是积极设立理财子公司和投资公司,建议银行以投资而非仅仅提供融资的方式介入“新基建”项目,从股债结合的角度消除信息不对称。

  三是提高产品及服务创新能力,加快押品创新,开发以未来收益权为主的金融产品以及知识产权抵押产品,深挖“新基建”相关制造业、服务业产业链条,通过供应链金融方式支持其上下游发展。

  四是加强自身信息化建设,例如尝试借助计算机人工智能,实现在线用户信息实时采录及远程审批,提升服务效率,还可通过大数据形成用户画像,为精准营销、风险评估提供技术支撑。

图文/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官方微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