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新加坡国立大学 > 班级活动 > 正文

印尼行|忆国大校友情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8-11-15
收藏 分享 评论(0)

  EMBA网讯:2018年10月20日凌晨五点我从嘉兴出发前往上海浦东机场,很顺利的就踏上了上午十点直飞雅加达的客机。一路上思绪时不时地将我带回到近二十年前的新加坡国立大学。

  1999年我与永嘉相识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由于我俩有许多共同的兴趣爱好,如热衷于中医药的传统文化及宏扬慈善公益事业等,使我们很快的成了挚友。同窗数载,情趣相投,狮城结谊!

  新国大EMBA

  永嘉姓吴是印尼华人的领袖,著名企业家、慈善家和中国文化推广者。印尼现在使用的小学、初中、高中学校用的中文课本,都是他出资请国内教育部门专家帮助设计、印刷出版的。他的慈善事业在东南亚一带享有“及时雨宋公明”的美称!永嘉也曾向中国西北地区多次组织捐赠物品等活动。然而正是他的善举因此也得罪了印尼一批反华势力。

  八年前永嘉不幸在印尼万隆的家里被暗害,享年六十七岁。从此我和他家人中断了联系,这八年来我多么希望有朝一日能亲自到他的墓前送花。仿佛我的心愿感应了永嘉兄的在天之灵,前些天我意外的接到吴永嘉夫人陈爱玲女士来自印尼的电话,她盛情邀请我去印尼参加他们儿子在雅加达举办的婚礼。

  真没想到这八年吴夫人虽然经历了生离死别的残酷考验和种种不为认知的磨难,她依然记得我与永嘉的深厚情谊,远隔重洋,诚挚相邀。当下电话另一头的我毫不犹豫的表示即使再忙也要参加永嘉儿子智恩的二十一号的婚礼!

  新国大EMBA

  在为时六小时的飞行中,除了空中服务员供应餐饮时思绪被打断了片刻之外,其它大多数时候我依旧深深地沉浸在回忆往事之中,脑海里时时浮现出永嘉的身影和足迹:

  2004年永嘉及其他同僚一行来访嘉兴,我和嘉兴台办主任程建华等一起陪同参观当地的全国首屈一指的制衣企业-茉织华集团,同时还留下了珍贵的合影,2011年正值浙江嘉信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庆祝成立六十周年纪念之际,为了纪念永嘉逝世一周年,我将此照也刊登在纪念册上。

  新国大EMBA

  2008年10月永嘉陪同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和夫人以及印尼4所国立大学校长参观访问北京中医药大学;

  2009年6月,永嘉先生一行对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中医科进行访问。

  永嘉常年坚持关心老年人和残疾人事业,捐资帮助了大量的福利院、养老院等,积极扶助弱者。

  永嘉身前好友郑来发和国大的同窗张成海、罗国良、昌家令等及吴伟教授,说起永嘉的为人无不对他赞不绝口。

  不知不觉六个小时过去了,飞机准时平安地降落在雅加达哈达机场,刚下机还没过海关,就看到一位机场工作人员举着写有我名字的接机牌。永嘉家人真是考虑的周到!

  有机场工作人员亲自接机,自然我很快我就登上了事先安排好来接我的去宾馆的轿车。

  轿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正当我心里暗自庆幸一切顺利之际,突然接到永嘉夫人打来的电话,她说在机场大门口没有接到我,问我到了没有?我骤然紧张起来,因为印尼治安不好,想到永嘉被害,立马联想到莫非我被人绑架了不成?但我还是镇静地告诉她已有二位印尼人来接我了,当她说她不知道时我可真的有些慌神了!我马上想问司机由来,但二位司机讲的是印尼话,我们双方无法沟通!幸亏永嘉夫人和他们通话后才证实他们是一起的,原来这两位是他儿子派来接我,我的这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这段小插曲着实让我虚惊了一场!

  当地时间下午五点踏入GRANDHYATT宾馆,立刻感受到这里的保安工作检查非常严格,所有经过汽车的车门全部都要打开检查。原来此宾馆专门接待外国人的,由于印尼治安混乱,为保证外国人的安全,检查特别仔细到位。

  晚上七点半(中国时间八点半)相约和吴夫人家人在宾馆四楼日本餐厅共进晚餐。刚走到餐厅门口我突然听到有二个人在叫我的名字,仔细一看是新加坡的二位老朋友,十多年前他们都是永嘉的下属,跟随永嘉来过嘉兴,这次永嘉夫人应考虑到我的行动方便和安全,专门请他们来参加婚礼并陪我!

  晚餐席间永嘉夫人告诉我,自从永嘉走后这几年他们母子五人在英国生活,一直都在找我,因原来新加坡的手机号码全部丢失,所以没有联系上,这次借儿子智恩结婚之际下决心找我的电话号码,终于在吴永嘉的笔记本上找到后,于是才有了如今激动人心的场面!

  永嘉的家人们信仰基督教,十月十九号下午三点在雅加达福音教堂主堂举行结婚圣礼。

  二十一号晚上七点在GRANDHYATT宾馆五楼举行隆重的婚礼宴会。

  在盛大的婚礼上我见到了永嘉的三个弟弟三个妹妹(永嘉是大哥)及永嘉和夫人的四位子女。其中三个已经参加工作,最小的还在英国上学,他们都很优秀。从孩子身上不难判断出永嘉夫人是一位外柔内刚的贤妻良母。更令人佩服的是这些年的风霜几乎没有在她秀丽端庄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她依旧仪态优雅,气质高贵,看上去比她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如今看到永嘉的家人都安好尤其孩子如此出息,我仁兄若有在天之灵他一定会深感欣慰和无比骄傲的。

  宴会到晚上九点半在喜庆祥和的气氛中结束。

  第二天,二十二号一早五点,我们一行包括永嘉夫人驱车前去雅加达火车站,准备乘坐六点十五的火车去永嘉的家乡万隆,也是永嘉的墓地所在地。

  雅加达火车站和国内的火车站相比差距太大了,更不能和国内的高铁相提并论了,这里的建筑物和我国七八十年代差不多。路途风景美丽,原始风光,很养眼!伴着列车行驶中的节奏,想到我即将要实现多年的夙愿感到无比激动。

  早饭是在火车上吃的,印尼炒饭,很可口。终于开了近四小时后列车抵达万隆。永嘉的小妹妹,妹夫已在火车站大门口等待,他们昨晚刚参加婚礼结束,今天早上六点他俩从雅加达开车回万隆,就是为了到万隆火车站来接我们,并且为我们提前准备好去墓地的鲜花等祭奠物品,永嘉家人个个都周到的让我望尘莫及!

  新国大EMBA

  ▲永嘉小妹(左)、妹夫(中)与蔡光復校友(右)

  万隆市区有一百五十万人口,城市建筑的风格和我们云南乡镇差不多。

  下了火车上了汽车直奔永嘉的墓地。万隆的基督教墓地很大。在永嘉的墓地前,我终于敬上了鲜花,对着永嘉的墓碑深深地三鞠躬,并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同学好友寄托了我们的哀思与悼念,愿他的在天之灵抚慰安息!这八年来我常挂心的心愿今天得以了却,激动和感恩之情久久难以平复。

  扫墓结束后,中午参观了永嘉妹妹的花园,这花园占地五万平方米,在大哥突然离开之后小妹为了纪念永嘉大哥买了这块土地,种鲜花来怀念哥哥,每天供应市场一万朵玫瑰。小妹妹告诉我,她和大哥的感情最好,她一直把永嘉大哥当作父亲,真可谓是“长兄如父”。如此手足情深,催人泪下,感动上苍!

  中饭就在这美丽的意义非凡的玫瑰花园就餐,在座的每一位都感受着世间的美景美食,分享着友情亲情,我们侃侃而谈,依依不舍。这一切都是因为永嘉,我们才得以聚到了一起。

  很快返程的时候到了,下午二点小妹、妹夫坚持安排司机开车送我直达雅加达机场。自我从踏上印尼国土之后这三天每时每刻都被永嘉夫人和家人的体贴入微而感动着。

  当我们离开万隆时,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下了点小雨,老天似乎体会到我此时不舍之情。不久雨就停了,太阳又出来了!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反复无常的赤道雨林气候吧。

  晚上八点到达雅加达机场,永嘉夫人一行又陪我在机场吃了晚饭,然后一直目送我进了海关才挥手告别!

  永嘉夫人昨晚在儿子的婚宴上,接待客人直到今天凌晨一点半,早上四点起床又亲自陪伴我去万隆,之后从万隆回到雅加达机场,送别我后还要再回到宾馆接待其他客人。仅二十二号一天,永嘉夫人就连续18小时陪同我,路途颠簸,劳累辛苦,这份情谊实难忘怀!

  晚上九点半,我坐在雅加达机场候机厅,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望着明月星空,回味着这三天如过山车似的经历,喜累哀乐顿时涌上心头,激动感慨之情难以言表,感叹人生短暂多变,提醒自己要好好珍惜身边的一切。

  这三天使我深深的感受到永嘉并没有走远,他的英灵无所不在,他的精神依旧激励着大家,使人奋进。

  永嘉的一生真正做到了中国传统文化所倡导的“顶天立地做人,无愧于己;光明磊落做事,无悔于人。”

  永嘉大哥无仅是我的典范,而且他是当知无愧的国大校友的爱国华侨的楷模。做人要有情有义,做事有勇有谋。

  连续二十九个小时的奔波,我于二十三号上午九点,带着对永嘉大哥的深深的眷恋和他家人的深情厚爱顺利平安地回到自己的家乡——嘉兴!

  我借此机会感恩一切帮助我的朋友们!谢谢阅读!

  光復敬上

  文章及图篇来源: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官方微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