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 > 师资队伍 > 正文

人大商学院副教授冯云霞:我们能从希拉里领导过程中学什么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6-10-13
收藏 分享 评论(0)

  冯云霞,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 组织与人力资源系,副教授、博士、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EMBA&MBA教育创新、建构主义学习理论、沟通力和领导力、企业文化等。讲授课程:人力资源管理、组织行为学、管理沟通、CMPM课程等。社会兼职:中国行动学习中心特聘研究员、全国MBA《管理沟通》课程会议召集人。荣誉:中国人民大学十大优秀教师、先进工作者。

  冯云霞:我们能从希拉里领导过程中学什么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欧美政坛可谓风起云涌,其中最重大的事件之一,无疑是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尘埃落定。在这场政治博弈中,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被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击败,又一次止步于白宫门前。

  在败选演讲中,希拉里谈到,“我们竞选从来不是为了某一个人或者某一次选举,而是为了这个我们所热爱的国家,是为了建成一个充满希望、充满善意、兼容并包的国家。” 纵观希拉里的从政之路,我们不难发现,作为一名女性领导者,在经过长期、艰难、有韧劲的过程之后,希拉里以其独特的领导风格和个人魅力破茧而出,成长为美国甚至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领导者之一。

  2016年,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冯云霞老师翻译的《希拉里领导力》一书正式出版。本书从七个方面解读了希拉里过人的领导才华,并用具体事例解读了希拉里领导力的修炼过程。

  在翻译过程中,冯云霞老师和她的团队体会到希拉里的魅力所在,并对领导力有了更为深入和丰富的理解。我们对冯老师进行了专访,请她谈谈对希拉里领导力的认识,以及中国的管理者应该如何从希拉里领导力中有所借鉴。

  Q:您翻译本书的初衷是什么?

  A:我本身就是做组织行为、领导力这方面研究和教学的。领导力方面的书已经出版了好几本,有《沙克尔顿的领导艺术》、《领导艺术》等,所以平时很关注这方面的资讯,也特别关注领导人的人物传记,因此出版社一联系到我,双方一拍即合。

  Q:您在本书前言中提到,“翻译本书是一个充满挑战但也充满乐趣的过程”。您能解释一下是怎样的挑战和乐趣?

  A:首先,领导力这个概念很丰富,但也很不统一。但是,通过阅读希拉里这些领导人真实的经历以后,你会发现你对领导力的认识会更符合实际情况。领导力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总是和场景有关,每个人对领导力的理解跟个人经历也有密切关联。通过学习和翻译,我学习到很多,因此在教授MBA等相关课程的时候,可以向学生传授更加立体、真实和丰富的内容。

  Q:本书的作者丽贝卡·香博认为,对于当今的领导人而言,最关键的特质是“坚忍力”,并且认为“坚忍力”是成为一个理想领导者的基础。对此您怎么理解?

  A:一般来说我们一提到领导力,浮现在脑海里的就是人格魅力、权力。但实际上领导力的本质应该是一份责任和担当。这种责任和担当意味着当企业遇到困难和挫折时,要知道怎样坚持、坚守自己的原则。同时,也要根据这个艰难的过程修正自己。比如说甘地、周恩来、希拉里,他们一生都在通过一件件事情在不断地超越自己,不断地承担更大范围的责任,这样的坚守是十分宝贵的。 但实际上,很多人很容易在困难面前半途而废。半途而废之后,就没有了忍耐,没有了忍耐,就没有了盼望和希望,这就十分不利于领导力的可持续发展。 所以说,从领导者发展的可持续性来说,坚忍力是领导力中十分重要的存在。

  Q:在您的领导力课程当中,您很强调自我管理,并和管理者的知识管理相对应。 您觉得作为领导者,如何增强自我意识和自我察觉的能力?

  A:我在EMBA项目领导力和沟通力课程中,从“见自己”、“见他人”和“见天地”的角度切入。一位领导者做到一定阶段以后,会有非常丰富的经历,但是如果对自己的经历没有反思,他的生活就会变得杂乱。所以第一,领导者必须定期回顾自己的经历,通过对自己经历的回顾和梳理,他会提高觉察能力,意识到自己的盲点和误区,通过这个过程,也会提高自身的敏锐力;第二,领导者必须坚持学习,如果在回顾经历的时候没有别人的帮助或者更好的自我觉察的角度,那反思只能浮于表面,是没有用的。所以,通过学习,管理者可以意识到自身的不足,并提高自我觉察的能力。其实,这种自我觉察的渠道还有一些其他的,比如和他人聊天、旅行、教育等。

  Q:本书在谈到领导者的真实力时,写到“真实力对于领导者来说就是一只锚,让领导者知道什么时候偏离了航道并为最终的胜利做出必要的修正”。您能用一个例子说明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吗?

  A:真实力在原文中被称为“Authenticity”。一个人领导力的发挥,自己一定要发生变化,特别是自身的惯性、盲点以及误区,才能产生真正的领导力。比如说在这本书中,揭示了主人公希拉里的性格是比较生硬的,是一个不太会展示温柔情感的女性。但她通过朋友的帮助和心理辅导,意识到生硬是自己的盲点,所以她选择直面这个问题,她开始变得更加真实。所以当她以更真实的自我面对民众后,反而让自己变得更有影响力。其实在中国文化中,这就是批评和自我批评。一个善于自我批评的人,会有意识地改正自己的缺点,最终会超越自己,这跟真实力是有很大关系的。

  Q:领导者的真实力与他的核心价值观和核心信念是要保持一致的。您认为领导者的价值观和信念对于一个企业在当今的商业环境中能取得发展,有多重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A:这是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问题。实际上,在面向未来、面向不确定时,价值观是一个锚,一个定海神针。在处理日常事务的时候,领导人在做决策、做什么样决策的过程中,价值观会起重要作用。比如说,Google的价值观就是“不作恶”,这个说起来不容易,要做到就更难了。有的企业很有原则,一件恶事,即使能够给企业带来利益,也会选择放弃。康德说过,“真正的自由就是选择不做什么。”领导人的价值观和信念,有助于其摆脱恶的诱惑,并能够尊重常识,坚持底线。让自己的企业和自己的生活相对地可持续,这其实也是领导力的本质。

  Q:对于当今的企业来说,面对变幻莫测的商业环境,“变革”可能是一个领导者每天都要思考的问题。您觉得领导者应该从哪些具体的方面入手实现变革。

  A:现如今有一种说法,“唯一不变的是变化”。领导者带领组织去变革,在变革的过程中,他选择的原则、路径、方法、时机就变得特别重要。所以在变革的时候,想法要大胆,但措施要接地气。 在寻找团队、约束资源,确定变革方向时要确保跟原则相适应。其实变革也分几种,如果是突破性的,那情况又会不一样。但总体来说,领导者在面对变革和不确定的时候,眼界和境界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没有,他会承受非常大的压力,并且压力会是不可忍受的,这跟自我管理又是相通的。如果内心没有信念,没有原则,在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时,他就会缺少定力。

  Q:本书提到提高实现变革的秘诀之一,是“沟通”。管理者怎样在变革中做到与其他相关人员的有效沟通?

  A:沟通是无处不在的,对于企业负责人而言,沟通的本质在于对别人的反应有反应。首先要确定沟通原则和方向,其次在面对不同的相关利益群体时,他的策略要有差异。管理沟通是对场景的策略性应答。比如说,领导者在面对组织内部的沟通时,他需要提供价值观、文化、仪式、符号等内容;他在与高层的沟通中,要讲究原则和底线;在与基层的沟通中,可能会强调情感;在与中层的沟通中,会强调激励。差异化对待沟通,但是原则不能变。所以其实这是矛盾,但从矛盾中找到对立统一就变得格外重要。领导人要有在矛盾中,找到平衡点和统一点的智慧。 关于如何找到,取决于三个方面的能力:心理的、智力的和情感的。同时也要靠经验积累,对复杂系统的认识等等,这个是综合能力的体现。

  Q:对于本书中提到的连接力和方向力,您能具体谈谈如何提高这方面的能力吗?或者用具体的领导者来说明一下。

  A:首先谈谈连接力。玛丽·福列特曾说过,“管理的本质在于促动、整合、连接”。一位领导者必须见微知著,必须很敏锐,善于把事务用一种机制连接起来。比如说,在一项激励政策出炉的时候,他必须考虑到这一激励政策对一部分人有激励作用,对另一部分人可能没有激励效果,所以他还要在文化层面做一些事情。领导人在思考一种措施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抛弃线性思维,培养立体整合的思维。所以对于一项措施实施,他不仅要想到这一批员工,还要想到另外一批员工,这种连接是十分重要的。关于方向力,方向力要和目标挂钩。作为一个领导人,每天面对的事务非常繁杂,如果没有把握住方向,容易陷入事务性的日常,不能客观地应对企业的发展。所以作为领导人,他要时常把握方向,才不至于迷失。比如说Google坚持不作恶,他就会坚持不做恶。这是根本性的东西,不能丢失。比如,我们国家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变,这就会为发展提供力量。再比如教育孩子,原则是不暴力,那就要想很多其他办法。所以说一定要有方向感。

  Q:您觉得希拉里在领导力方面具备的最大优势是什么?

  A:作为一名女性,她肯定有正面的优势,虽然很多复杂的东西我们无法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一直坚持一个方向,那就是为国家服务,这是她的信念。第二,她已经快70岁了,但仍然坚持高强度的工作,这是毅力。第三,在面对挫折时,她有宽容心。比如对待家庭,她的内心是有宽容心的。另外,这么多年,她对智力的发展一直没有放松,一直坚持学习,并且她的孩子也教育得十分出色。我们作为旁观者,有很多不了解的事情。但她之所以能取得今天这样的地位和肯定,一定是有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Q:虽然希拉里这次没有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但这并不影响她得到美国部分民众的支持。从领导力的角度来讲,您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A: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所谓领导人的力量的涌现,和自身有关,也和环境和场景有关。现如今,美国的国际地位在下降,在这种处境下的领导人,如何带领国家,是需要反复斟酌思考的。国家处境不一样,会更加地富有挑战性。所谓时势造英雄,这不是一位领导人个体能够决定的,这和环境有关,和国家政策有关,也和体制基础有关。领导力既跟人有关,也跟人无关,这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但是如果一个个体对自身、对环境、对关系有清楚地认识,又有责任和毅力,最后也不会太差。

  Q:一个企业的发展有高潮有低谷,作为领导人,对于这种变化,是不是也应该随之适应?

  A:这是肯定的。企业既是追求利润的,又是承担责任的。企业的管理复杂度和管理国家既一样又不一样。 但通过学习国家领导人的姿态、作风,品格和行为等,企业领导人会走的更好。领导力是一个演化的、立体的、复杂的、修炼的东西,既关乎自己,也关乎别人,更关乎时局,是非常丰富的概念。我也希望通过这本书,能让读者从自身,从自身的环境中发现力量,能够成为更好的自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