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 > 师资队伍 > 正文

浙大EMBA中心主任贲圣林:浙商的挑战与机遇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6-10-14
收藏 分享 评论(0)

  贲圣林,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助理,EMBA教育中心主任,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浙江大学互联网与创新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2016年G20杭州峰会已经闭幕,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在杭州的短短几天,已经达成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合作成果,中国方案成为了本次峰会的重要印记。习近平主席所提出的“包容增长”、“使各国人民共享世界经济增长成果”、“促进贸易增长”、“创新增长方式”等主张得到了与会各国领导人的一致赞同。

  对此,《浙商》杂志记者独家专访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浙大EMBA中心主任贲圣林,解读此次G20峰会“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主题下,浙商的挑战与机遇。

  一、全球经济的真问题在哪儿?

  2015年全球经济仅增长3.1%,创2009年以来最低增速。在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IMF再次下调了今明两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预计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3.2%,2017年小幅提升至3.5%。

  纵观全球经济趋势,贲圣林认为,贸易持续低迷,反全球化情绪上升,地缘政治风险加大等因素令当前世界经济处于复杂的情形之中。 他分析表示,正在艰难前行的世界经济,呈现出四个较为鲜明的特点。“首先是不确定性,包括地缘政治、各个国家内部政治生态逆转,恐怖主义、难民问题等都在影响经济前行步伐;其次是不平衡性,国家与国家之间差距拉大,比如新兴经济体里中国和印度较为亮眼,发达国家里则是美国一枝独秀;不同行业之间的发展也各有境遇,新兴产业提升很快,许多传统产业却艰难度日。”

  与此同时贲圣林指出,不对称性和不稳定性也是目前困扰世界经济的问题。“在全球范围来看,虽然各国经济基础和相对实力发生了比较大变化,但在经济、政治等领域的公共治理及其机制,却与快速变化的经济形势形成反差,造成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不对称性。”而互联网化趋势席卷全球,贲圣林指出,这一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全球市场的不稳定性,“每个产业都需要重新审视自己,面对迎面袭来的互联网挑战。”在他看来,另一个不稳定因素则来自“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信任基础薄弱,信任机制受到了冲击。”

  在谈到经济缘何在低位徘徊时,他向《浙商》记者表示,目前世界经济的四个特点决定了资本市场、民众在全球范围内都相对缺乏安全感,对未来走势信心不足,避险情绪弥漫,抑制了投资、消费和出口这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而现有的全球公共治理供给不足进一步阻碍了当前世界经济的增长。

  二、结构性改革为经济注入活力

  应对世界经济的迷茫时刻,大规模的结构性改革几乎已成各国共识。但怎么改,恐怕是在经济持续放缓、政策日益谨慎的背景下,各方都需要研习的课题。

  在中国,自2015年开始,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为重点的供给侧改革已拉开大幕,这一行动方案实施至今受到全球关注,成为各方尤其是近年困顿的新兴市场观察和学习的样本。但毫无疑问,供给侧改革的持续也非常需要国际合作才能发挥更好的效果。

  贲圣林认为,结构性改革能为萎靡不振的全球经济注入新的活力,但是否能成为通行良方,则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近年来,G20峰会推出约800项结构性改革政策。然而,经合组织此前发布的报告显示,国际金融危机后,各国虽然意识到深层次结构问题是危机的主要根源,改革进程却十分缓慢。

  在贲圣林看来,由于不同国家处于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和状态,所以各自面临的结构性问题和立场各不相同。而此次G20杭州峰会上,中国邀请的发展中国家数量为历年最多。这也与目前推进全球治理的理念契合——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共治进入新阶段。而对于中国国内而言,结构性改革具体至各地政府和企业能做什么?“对政府而言,做有为、高效的政府,努力创造清洁、有效、公平的市场环境;而对企业而言,行为要理性决策、富有社会责任感,共同建立和维护一个公平、有效的市场秩序,这些是我们发展的前提。”贲圣林补充说。

  浙江对改革的态度向来从善如流,也因此成为过去三十年中中国市场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贲圣林评价认为,浙江政府与企业之间互动密切,“此次G20杭州峰会创新、活力、联动、包容四个关键词,与浙江很有渊源,创新是浙江的基因,充满活力是浙江的常态,800万浙商走遍天下正体现了联动和包容。”他表示,浙江的创新从来不等、不靠,多年来地方政府也形成习惯,“在简政放权、培育市场机制、打造有效市场、做好服务型政府方面走在全国前列。”

  2016年3月,浙江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意见》,在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等方面持续推进,为浙江经济转型升级。浙江交出的2016年上半年经济成绩单显示:上半年,全省生产总值(GDP)20762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7%。其中,第三产业增长较快,对GDP的贡献率超过62.6%,新经济动力表现抢眼。

  三、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浙商有何可为

  贲圣林担任全国工商联执委会委员职务近十年,与浙商多有接触。“浙商作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商帮之一,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进程中发挥了‘先行者’的作用,他们和气、舍得、低调、敢闯,讲求共赢。”他认为从未间断的创业热情和创新意识赋予了浙商群体无穷的活力,“他们一直在探索自身转型路径,在产品创新、商业模式和理念创新上也非常活跃,对市场敏感性很高。进入互联网时代后,浙商也在顺应时代变迁,无论是马云还是许多后来涌现的‘小马云‘们,都代表了一种新时期的发展要求。“

  参与市场竞争的几十年中,浙商积累了大量的资本、人脉和社会资源,在全球范围内树立起群体品牌影响力,更在浙江省政府的推动下成立浙商总会,为浙商抱团发展和健康发展提供更大的支持。贲圣林认为,雄厚的浙江资本、强大的创新驱动、领先的跨境电商等浙江优势以及抱团出海的传统都为浙商更好地融入和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新阶段开辟新的通道。

  “已度过了草莽期向国际进发的浙商,将借助全球资源配置,在互联网金融、新能源、IT、影视文化、动漫等新经济领域内再迎发展高潮。体制、机制创新与技术创新的配合,使得浙商对传统发展模式早有分辨与见解,并率先改善和扭转制约前行脚步的思维,成为潮水起伏中既积极又冷静的参与者。”

  不过,他同时提醒浙商,还应注意处理好短期利益与长期发展之间的关系,处理好浙江本土与省外乃至全球市场资源配置之间的关系,并特别注意处理好专业人才相对短缺的问题,以便在新一轮竞争中获得抢占先机。

  四、4G20杭州峰会对浙江意味着什么

  G20杭州峰会已经闭幕,在会议进行的过程中,东道主为各国媒体提供了多条参观线路,了解杭州的制造和科技型企业,以开放态度欢迎那些并不熟悉这座城市的外国来宾。

  贲圣林则将G20杭州峰会视作一次浙江机遇的爆发。“G20成员都是浙江开放型经济发展的重要伙伴。”他给出了一组数据,以2015年数据为例,浙江对G20成员出口占全省出口总额的67.1%;对G20成员的直接投资占全省对外投资总额的48.1%

  “G20杭州峰会,将进一步为浙江的开放和全球化造势,进一步助力产业结构优化,比如新金融产业,目前高端和专业的金融人才需求缺口还比较大;同时本次峰会还将进一步强化高端生产要素的聚集,增强浙江和杭州的向心力。”贲圣林提到,对浙商而言,G20峰会将对浙商和浙江群体品牌价值和知名度都是一个很高的提升。

  “全球将目光投注到杭州的时刻,不仅是杭州、浙江对世界发出声音,也是世界对杭州‘say hello’的时候,这是认识和被认识以及关注被关注的机遇。过去,北上广深是中国在海外最具知名度的地方,但G20峰会给了浙江政府、企业和民众一个拓宽国际视野的绝好机会,是我们直接对标国际水平、梳理自身现有实力以及挖掘潜力、补足短板的最好机会。”贲圣林分析表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