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新加坡国立大学 > 师资队伍 > 正文

新国大商学院教授卢耀群:新加坡追加巨额抗疫预算,作用堪比“罗斯福新政”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20-04-01
收藏 分享 评论(0)

  新加坡政府常规的年度财政预算案刚刚出台一个月,上周四又超乎寻常地追加了巨额补充预算。

  这笔追加预算对身处于全球疫情风暴中的新加坡来说,至关重要,眼下世界经济因新冠病毒大流行而急剧恶化。

  今年2月,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Heng Swee Keat)推出了一项“团结一心预算”(Unity Budget),包括整个国家的财政支出和转移支付,总额约为1,060亿新元。

  其中,为企业、工人和家庭提供了64亿新元的稳定和支持方案(Stabilisation and Support Package),以应对病毒爆发的影响,并保护就业岗位。这一重大举措受到了热烈欢迎。

  然而,世界瞬息万变。

  仅仅五个星期时间,王瑞杰便重返国会,公布了总额约为484亿新元的补充性“坚韧团结配套”(Resilience Budget),这笔预算大约相当于整个新加坡前一份预算的一半。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于3月26日在国会致辞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于3月26日在国会致辞,详细介绍了帮助新加坡人应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额外支持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里程碑式的举措将从新加坡储备金中提取170亿新元,加上此前推出的一揽子计划,总额将占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11%。

  新举措被称作“预算”,而非“配套方案”。这与2009年财政预算案期间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方式不同,当时的支援工作被称为“振兴配套”方案,并在常规预算会议上提出。

  这不仅仅是一个名称——目前国会追加预算表明了一些更为根本的东西。

  事实上,新加坡的“坚韧团结配套”(Resilience Budget)是一项重大举措。这类似于美国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于1933年至1939年间推行的罗斯福新政(New Deal)。

教授简介卢耀群

罗斯福新政

  罗斯福新政用于应对经济大萧条,即始于1929年10月的华尔街大崩盘。此后,道琼斯工业指数在三年的漫长时间内暴跌近90%。

  尽管美国股市崩盘是一场“大屠杀”,但它只是经济大萧条的症状,而非起因。

  供需双方的独特汇合催生了这场灾难,包括消费债务偏高、生产机会较少和金融监管欠佳。

  即使大萧条的真正根源存在争议,其影响也是不容置疑的。大量失业、贷款违约、企业倒闭、银行倒闭和通货紧缩,这些都是经济严重衰退的弊病。

  除了具体的经济困境外,大萧条最严重的后果是更大范围的——社会信心完全崩溃。

  这引发了广泛的紧张局势,甚至包括种族冲突。

  美国曾是众多移民者的梦想之地。但随着大萧条的到来,许多人甚至离开美国,回到自己或祖先的家乡。

3.jpg

▲2017年2月12日,在美国华盛顿州的班布里奇岛历史博物馆,电视上播放着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演讲(路透图片)

  罗斯福总统在大萧条之后就任。在他著名的总统任期的头100天里,进行了一系列最为激进的改革和救济措施,涵盖了从财政到货币政策、银行到商业支持、城市到农村计划等一系列举措。

  即使新政引发争议,特别是在政治保守派中,该计划也被普遍认为是一次异乎寻常的成功,它重振了美国,并使诸多增长引擎重新运转起来。

新加坡版“新政”

  新加坡的“新政”坚韧团结配套与美国新政有着不同的背景,但它同样出台于全球经济可能出现史无前例的衰退、企业和消费者信心一落千丈之际。

  美国新政建立了新的监管体系和关键的联邦计划,在很大程度上支撑着当今美国经济的运行。尽管新加坡版新政可能不会出现相同的全面立法改革,但其潜在意图和意义在某种程度上是类似的。

  美国新政旨在应对一场已经失控的巨大经济灾难。它试图解决历史学家所说的“3R”问题——人民救济(Relief)、经济复苏(Recovery)和金融体系改革(Reform)。

  新加坡版新政“坚韧团结配套”是一个及时稳定器,以应对全球新冠疫情蔓延即将引发的动荡。它有三个要点:稳定就业并为就业人员提供支持;为企业提供支持;增强经济和社会的抗风险能力。

  新加坡的坚韧团结配套方案目的明确、全面详尽且不遗余力。从广度和深度上来讲都是坚定而果断的。

  从广度上来讲,这项预算旨在保护就业岗位且为就业人员提供保障。根据“雇佣补贴计划(Jobs Support Scheme)”,新加坡政府拨款151亿新元,为逾190万名本地雇员提供支持。

  此外,政府还通过“雇佣补贴计划”及“加薪补贴计划(Wage Credit Scheme)”,为企业提供162亿新元的现金流、信贷及成本援助。

  据预计,新加坡失业率将有所上升,但政府已承诺通过“新心相连”就业计划(SGUnited Jobs),由公共部门带头创造1万个就业岗位。

  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政府安排了200亿新元的巨额贷款,以支持大型企业。

  根据“关怀与关注配套”(Care and Support Package),政府将拨款46亿新元以援助家庭。

  最重要的是,政府通过新冠疫情援助基金、临时救济基金以及加强社区关怀基金(ComCare)的灵活性,扩大了帮助家庭和失业者的作用。这是除了名义上为失业救济之外,新的失业救济形式。

  在深度上,受影响最大的行业将获得新一轮援助,尤其是航空、旅游和服务业。政府将提供特定拨款,帮助这些行业在危机期间生存,并在危机过后复苏。

  艺术和文化行业也不例外。政府将拨款5,500万新元,用于稳定就业、提高人员技能和实现数字化。

  受影响最严重的可能是航空业,其将获得3.5亿新元拨款,用于落实费用补贴和租金减免等措施,并有4亿新元用于留住雇员。

  但让新加坡航空度过这场危机的最重要举措,却没有包含在预算案之内。王瑞杰表示,淡马锡公司将为陷入困境的新加坡航空公司提供重要支持。

另一轮新政?

  坚韧团结配套解决的不仅仅是经济和金融方面的问题。它也在社交和心理层面支撑着整个社会,给予新加坡民众以信心,使大家相信国家有足够的力量来抵御未来的狂风暴雨。

  事实上,鉴于众多新加坡人面对疫情时的恐慌和不确定性,新加坡目前的首要目标必须是确保社会保持整体凝聚力,这样才能确保国家安然度过这场长达一年的疫情。

  正如王瑞杰所说:“我们会照顾好我们的民众。我们不会丢下任何一个人。”

  王瑞杰的战时言论甚是贴切。坚韧团结配套不仅仅是一剂强心针,在全球经济可能处于前所未有的衰退之际,它给金融体系注入了全新的提振力量。

  回到罗斯福新政所涉及大萧条的规模和持续时间,它分为两个主要阶段——第一轮新政从1933年持续到1934年,第二轮新政从1935年持续到1936年。

  关于新冠疫情及其后遗症将如何结束,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如果这场灾难持续更长时间,新加坡是否需要第二轮新政以进行再一次提振?

  王瑞杰当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他表示:“如果有必要,我准备向总理提议,进一步动用储备金应对未来局势。”

文章转自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2020年3月30日

原题为“新加坡追加巨额抗疫预算,作用堪比‘罗斯福新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