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商业人物 > 正文

复旦EMBA魏尚进—新官“三把火”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6-08-15
收藏 分享 评论(0)

  [EMBA 商业人物] “我非常荣幸,能够有机会为亚洲各国服务。”魏尚进,这位刚满50岁的美籍华人经济学家刚于8月6日被任命为亚洲开发银行(下称亚行)首席经济学家。他在亚行的职责有三:作为亚行经济政策的对外发言人;负责管理亚行内设的经济研究局;参与亚行管理层,将经济学、经济政策研究的新思想带入亚行管理团队。中国是他履新后到访的第二个国家。在北京,他在中国人民银行拜会了行长周小川。在与财新记者的专访结束之后,他即带队赶赴青海省就包容性金融议题做调研。上任不到一月,他已经进入角色。

W@FH[SCWF49~L%7UDD9$1$T.png

  通向亚行之路

  魏尚进成长于上海,1986年从复旦大学毕业后,经由“邹至庄研究生奖学金”赴美留学,并在1992年获得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博士学位。此后,他曾在世界银行担任反腐败政策与研究顾问,亦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先后担任缅甸磋商团团长及研究部助理部长。2012年林毅夫卸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时,他曾是最热门的接班人之一。

  对于此次何以被亚行选中,魏尚进表示,亚行近年来一直希望找一个对实践和理论都有所了解的经济学家。

  魏尚进在2007年加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下称哥大)任金融与经济学教授,也兼任哥大商学院查森国际工商研究院主任。该院下设的中国企业研究中心,理事会成员包括马蔚华、宁高宁等多位中国企业家。2010年至2013年间,魏尚进牵头邀请了包括刘世锦、宁高宁、张维迎在内的中国商学界人士先后到哥大发表演讲。在他看来,把中国各界领袖带到哥大,一方面是帮助美国学者、官员和商界领袖进一步了解中国;另一方面也是给中国的企业家、政府领导搭建一个桥梁,更好地了解美国、全球经济以及纽约的各类机构。一位曾在哥大与魏尚进多有接触的人士向财新记者表示,尽管离开中国已有多年,但他在中国有广泛的人脉。

  魏尚进的学术成就是他被亚行选中的重要原因。根据美联储圣路易斯分行持续更新的全球经济学家排名,魏尚进已有多年排在华人经济学家之首。该排名尤其看重在核心国际期刊发表论文数量和研究领域广度。他的研究主要涵盖贸易与投资、国际金融及腐败与治理三个方面。他也是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NBER)中国经济研究小组主任,近年的研究有一半与中国经济密切相关。

  他与合作者在2009年提出的“竞争性储蓄假说”对于中国极具现实意义。该假说认为,男女性别比率失调是造成中国高储蓄率的一个重要因素。他的实证研究表明,1990年到2007年间中国约50%的储蓄增量由此而来,30%的房价上升也可以由男女应婚青年性别比例失衡(由2000年前后的1:1攀升至2010年前后的1.15∶1)解释。

  三国寻合作

  亚行近年与成员国的互动主要包括两方面,传统的贷款业务与知识产品提供。

  中国历来是接受亚行贷款最多的国家之一。据魏尚进介绍,亚行给中国的贷款总额早年持续居首,近年略低于印度。知识产品分为两类,一是为各成员国的改革、发展提供战略思考,如亚行现正参与的为中国的“十三五”提供建议。另一种是技术援助。中国是世界上最好地利用了技术援助的国家,魏尚进称,“如果在全世界选学生,中国一定是最好学的一个。”7月30日,亚行出资与国家发改委携手支持的绿色发展和生态补偿知识中心在中国农业大学落地。

  由发放贷款向提供知识产品转变是亚行近年的趋势。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去年5月参加亚行年会时曾表示,贷款能力下降是亚行面临的迫切挑战。对此魏尚进称,在世行、亚行等国际组织成立之初,由于私人资本市场规模较小,国际机构援助的资金异常重要。但是随着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发展,多边组织提供的资金相对占比下降是个很正常的现象,也是个好事。这一过程中知识产品的相对重要性不断上升。“所有国家都需要不断转型、不断改革,需要学习的对象也会有变化”。多边组织仍可以在这方面起很大作用,“亚行对成员国经济发展所起的良性作用不会消失”。

  亚行最大的任务,正如其宣言所说,是“在亚太地区与贫困作斗争”。8月20日,亚行发布题为《更全面认识贫困》的报告,称目前国际组织普遍使用的日均1.25美元的衡量标准无法完全反映极端贫困的程度。这一说法基于三个考虑,魏尚进解释称,一是亚洲贫困国家与2005年世行订立该标准时锁定的非洲贫困国家的基本生活篮子不尽相同,生活成本因此更高;二是天灾人祸造成的收入急剧波动也会导致贫困人口上升;三是2005年后仅使用CPI通胀率对该贫困线进行的调整忽略了这样的事实,即穷人的食品占收入比重相对更高,而2005年后食品价格通胀速度远超CPI通胀。

  综合考虑上述因素,亚行预计到2015年,亚洲的贫困率将由世行标准下的12.7%骤升至41.2%。魏尚进表示,这一研究并不只是为了让人们知道减贫的挑战仍然巨大,对于减贫政策的多维化和针对性也具有指导意义。他举例称,亚洲一些国家针对产品而非锁定贫困人群的财政补贴,反而让一些中产阶级比贫困人口受益更多。

  对亚洲各国经济形势的研判,是魏尚进在亚行的重要任务之一。在他看来,美国、欧洲、日本当前处于宏观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对于亚洲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个好事。二季度美国经济强势复苏,欧盟和日本的增长前景则仍较为黯淡,对三个经济体货币政策分叉的预期进一步增强。魏尚进表示,如果所有发达国家都抽出宽松政策,即日本和欧洲也将要做美国准备做的事,反而会对亚洲国家形成更大的资金流出压力。

  而在亚洲内部,中国、印度、印尼这三个人口最多的国家先后迎来了三位被民众寄予厚望的领导人。

  5月,莫迪(Narendra Modi)当选印度新任总理。亚行行长中尾武彦于8月27日在印度拜会了莫迪及印度财长。魏尚进认为,新一届印度政府面临的任务与中国类似,也是简政放权。莫迪如果能兑现竞选时的承诺,印度经济完全有可能恢复到一个更高的增速轨道上。

  在印尼,印尼宪法法院8月21日正式裁定佐科威(Joko Widodo)当选印尼新任总统。印尼也是魏尚进上任后到访的第一站。对于这位没有显赫背景的新领导人,魏尚进指出,他当选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在雅加达省长任上两年内,做成了之前十几位省长都说要做、但由于利益阻挠一直没能建起的城市轻轨。当时他的手下都说,“这个做不了”,魏尚进讲述他在印尼反复听到的故事。“他说怎么会做不了,技术上是很简单的事情嘛,反对的人都是因为利益。于是把利益打掉。”所以现在老百姓都翘首以待,看看新领导人能不能将他在一个地方改革执行的经验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如果他们有决心做好改革,同时觉得亚行可以扮演一些支持的角色,亚行非常乐意和三国政府共同努力。”魏尚进表示。

  改革先内后外

  对中国改革及治理提出建议,是魏尚进近年研究的重要方向,也将是他在亚行任上与中国官方、非官方互动的内容之一。

  在他眼中,反腐是中国近期改革的一大动向。腐败实际上是对企业的一种额外课税,而且是对政府不产生财政收入的课税——是最差的一种税收形式。

  针对不少人担心的反腐对奢侈品、高档餐饮等行业的短期影响,魏尚进说,“我觉得这没什么了不起的,这是经济部门相对比重的调整”,因为如果把反腐看做结构性减税,一些类别企业的经济活动会收缩,但是另一些企业由于实际税负减轻,反而有扩张的机会。

  对于中国近年的金融改革,魏尚进尤为关切。2013年初,他曾在《比较》杂志发文,详细阐述金融改革应先内后外的理由。2013年7月,他在金融四十人论坛的一次内部研讨会上再次发声,称目前一个值得担心的趋势是非经济因素正在改变由内到外的改革顺序。目前改革的实际步骤,首先是推动最外部的人民币国际化以及资本账户开放,汇率和利率市场化一拖再拖,银行的内部治理改革则基本没有提上议事日程。

  对于国内金融改革决策者当前仍然面临的现实困境,他坦言,了解国内有用风险倒逼改革的考虑;也了解考虑利益阻挠,改革需要把握机会窗口的考量。但这样做成功的前提是,认识到风险的存在,且对每种可能出现的风险情形都有对策。资本项目开放尤其需要注意不贸然推进风险收益不成比例的子项,如放开本国企业外币借债。

  本文来自《新世纪周刊》


文章标签:
更多>> 网站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