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 师资队伍 > 正文

北大光华教授周黎安:官员激励与中国经济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6-10-13
收藏 分享 评论(0)

  周黎安,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应用经济学系主任,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IEPR)副所长,北京大学“十佳教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周黎安观点:官员激励与中国经济

  Q:为什么要研究官员激励与中国经济的问题?

  这不仅能了解中国经济运行的特征,更重要的是,能从官员激励的角度理解中国特色的政治经济学。

  同时这个研究可以帮忙大家理解,中国经济,宏观,微观的运行特征。由于大家都是未来MBA的学生,你们很可能想了解中国的政商关系。要理解政商关系又是政治经济学。

  Q:为什么说理解中国经济的增长奇迹并不简单?

  任何一个国家要保持长期的经济增长,一定要具备良好的政治和经济制度。良好的政治和经济条件是这个国家经济高速增长根本性的前提。

  几年前国外的经济学家有一个研究,根据司法制度、资本市场、金融机构这些方面的质量标准对150多个国家进行排名,在这个排名当中,中国处在第148位,基本上属于垫底的位置。也就是说中国的制度按他们的标准是非常落后的制度,各项排名对中国都是不利的。

  那么为什么看上去落后的政治和制度下又出现中国增长的奇迹。世界银行的专家和很多经济学家,他们长期研究发展中国家,发现很多发展中国家——非洲、拉美、东南亚,这些国家他们的经济增长长期是缓慢的,增长的业绩是非常糟糕的。所有的研究证明,导致这些国家迟缓增长的根本的原因是这些国家的政府,不是低效率腐败的就是制定了极为糟糕的政策。也就是说这些发展国家中,政府是经济发展的瓶颈。而我们中国在过去30多年中,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在经济增长当中扮演的角色大都是非常积极的。

  为什么中国能够解决政府的难题?这个背后又是什么?所以这里又提出怎么理解中国过去30多年发生的经济奇迹的问题。

  Q:中国经济增长崩溃论的基本点是什么?

  基本点就是说,这些西方的观察家,他们看到中国经济出了一些问题,比如说粮食安全问题、国有企业经营困难、银行体系呆坏帐的问题、房地产的泡沫等等,看到任何一个问题出现的时候,观察家都要下一个结论就是中国经济要崩溃。导致崩溃论的出台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的增长是非标准的增长,非常规的增长,认为这个增长是不可持续的。你看到有问题的,或者出现问题信号的时候,你就认为这个经济一定会出现问题。这是中国经济增长,在这个过程当中,一直有各种各样的崩溃论。

  Q:中国的地方政府在经济增长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在过去二三十年的时间里面,中国个各级政府,在各个地区的经济增长当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们对地方经济增长的关注度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他们的热情,背后的制度框架是什么样的?我们从这里也许能理解中国经济增长的原因,从中国基于地方政府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研究中国经济增长的原因。

  首先,在中国各个地区,我们可以看到各级地方政府其实掌握了大量的关键性经济和政策资源,这些资源对于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你可以想一下,政府手里有财政资金,有各种各样的专项资金,可以给企业提供补贴,可以申请各种资金。政府手里控制行政审批,要拍卖企业、上项目要政府提供审批。地方政府虽然不能直接控制银行的信贷,但是政府可以用它的土地,财政资金做抵押,去银行贷款,在信贷方面有大量的投资平台给企业提供信贷的支持。

  特别重要的是土地都是依赖于地方政府。除此之外,还有税收,虽然税息税率是中央政府决定,但是政府是执行税收的,在这里面有很多的空间。一个企业发展依赖的关键性的投入都控制在政府手里。在中国特殊的行政体制下,地方政府拥有了大量的自由处置权,不是政策禁止的也不是政策支持的,总之有很多变化和变通的空间,这就是自由处置权,或者自由裁量权,有一个人把这个自由处置权解释为合法的。它可以帮助你这个事做成,也可以阻碍你。这个权力掌握在地方政府手里。在中国的行政体制下,地方政府一方面面对中央,他面临怎么执行中央的政策,或者给企业提供保护,甚至抵消中央政府过度的监管。另一方面,地方政府直接面对企业,给企业提供服务和政策。怎么打造良好的商业和服务环境,地方政府在这里面也是很关键的。

  在中国,地方政府其实处在非常独特的一个位置上,这个位置决定了它在中国的地区经济发展当中,扮演了枢纽或者中心的位置。所以我们要理解了解,我们说一个地方离开了地方政府和地方官员的协助和推动是难以发展的。我想这是中国国情决定的。

  Q:什么叫做政治锦标赛?

  政治锦标赛,这是我理解中国地方官员的关键词,也是一个核心的框架。实际上借用了体育比赛的锦标赛。一说锦标赛大家就明白,篮球比赛,开始是32个球队,前16,前8,前4,前2名,这就是逐步淘汰的锦标赛。用体育比赛锦标赛的模式看中国官员的晋升是非常像的。

  这里面需要考虑的关键问题是,官员竞争取决于什么因素?从八九十年代开始,考核地方政府的主要官员考核的指标是这个地方的经济发展,这个模式也就称之为GDP之战。从习总书记到李克强总理都说,不要完全以GDP论英雄,我们要淡化GDP。但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考核官员是考核这个官员所在辖区经济发展的水平,这个发展水平,决定了这个官员的政绩,成为官员晋升的核心标准,官员对GDP数据增长率非常的关心,因为这个决定他们官场的命运。这是锦标赛模式基本的描述。

  官场竞争是非常强调主要的官员在你的辖区内所取得的经济发展的绩效的。所以这些官员为了能够增加它的竞争机会,必须动用它手里所有的关键性资源,不管是经济的还是政策的,还是其他方面的,比如说资源控制权,转向怎么增加这个地方的投资机会,怎么改善这个地方投资环境,怎么建好基础设施,怎么吸引更多的企业到这里投资。所以出现很有意思的特点,各个地区有非常激烈的经济竞争,这些经济竞争是由地方主要官员所处的官场竞争决定的。

  官场竞争驱动了地区的经济竞争。官员要竞争,要比同级官员做的好,所以要提供政策和服务。我们老担心中国是集团政府,我们政府权力是无限的,法制不那么发达,企业担心权益得不到保障,担心投资安全。现在因为有官员竞争,官员从自身利益出发想各种办法给你提供各种服务,提供各种保障和承诺,让你来这个地方,尽可能保证你的投资收益。中国的产权保护,更多的不是通过比如说司法途径。因为我们通过法院保护的话,效率相对较低,因此更多的是通过官员提供的行政保护。这些官员从自身利益出发,想办法给你提供政策保护,如果服务不能到位的话,这些企业家就会离开这个地方,会减少对这个地方的投资。

  正是因为通过官场竞争约束了地方官员对企业产生的各种各样的伤害,以及把掌握在地方政府的资源,用于发展这个地区的经济。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