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MBA >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 师资队伍 > 正文

北大教授龚六堂:中国搞研发最大的问题是急于求成

来源:中国EMBA招生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6-10-13
收藏 分享 评论(0)

  龚六堂,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应用经济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2004年入选教育部首届“新世纪优秀人才”,获得教育部第九届霍英东基金会全国高校青年教师奖(研究类)一等奖。

  龚六堂观点:中国搞研发最大的问题是急于求成

  以下为演讲实录:

  龚六堂:感谢各位校友,各位同学,各位老师,今天是一个好日子,而且瑞雪兆丰年。其实今天是厉老师从教60周年,我们作为在座,还有林教授,我们很难从教60周年,可能我们都退休了。我有很多感慨,我不是厉老师的弟子,我们对中国经济的了解,完全是跟着厉老师学习的,厉老师说你要想做中国经济研究,你不到地方去,你不和中国经济接地气,是不可能的。

  所以,厉老师带我大概走了十几个省市。我们厉老师现在真的是每年有新书出来。另外,厉老师对中国的贡献,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大量的学生,这些学生在政府部门,更重要是在对中国企业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很多很多的教授,很多很多的政府官员,都在各自的岗位为中国经济不同的角度作贡献,我想这是厉老师为中国经济,从教60周年,最重要的一个东西之一。

  另外,厉老师对中国经济也有充分的思考,今天上午很遗憾,我没有参加厉老师上午的活动。我刚刚看了厉老师讲什么,中国经济双重转型之路。我最有感慨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出来的第二天,厉老师的新书,《中国经济双重转型之路》,出新书发布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厉老师说这本书思考了四年的是对于中国经济的转轨进行了思考。这本书把十八届三中全会上面很多很多东西都已经做了描述。实际上厉老师思考的东西,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给出的很大东西,都是厉老师已经思考的,所以这是厉老师对中国经济的贡献。

  我这个地方讲中国的宏观经济。刚刚蒲宇飞讲的就业与收入分配,刘建兴讲的开放,林教授讲的财政政策,这都是宏观经济最核心的问题,都是老百姓(47.180, -0.05, -0.11%)开关心的问题。中国经济现在到底怎么了?这个地方有很多很多的讨论,发改委,包括各个部委,最近很忙碌,到处去调研,调研什么东西?中国经济出的什么问题?还有到广东、重庆、湖南调研,调研的解决是这个经济下行的压力比较大,这个要稳增长。没有增长何来的民生,没有增长怎么保证就业?所以,还是要增长。

  下面从这些指标来看,GDP我们每个季度都是百分之十几的增长,现在只有6.9个点,应该说这比2009年的危机时候稍微高一点点。还有工业增加值,我们经济学很高的时候,工业增加值15%,现在5.6个点,5.7个点,所以只有工业增加值的1/3。如果作为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我们说投资,从原来的20%几,到2009年的30%几,下降到10.2%,只有2009面的1/3了。

  我们看投资下来,主要因为什么东西下来了,我们看投资的结果,我们看中国的整个投资中,有一个特殊的行业,房地产,房地产的投资,整个中国20%,房地产的投资,好的时候30%几,从30%几下降到只有2%,2009年的时候,我们的房地产只有1%。

  另外,我们的投资中,还有这个如果按结果来看,民营投资从以前的30%几下降到10.2%,这个世界上克强总理经常讲这句话,如果把整个中国1/3的民间投资拉动不了,中国经济,中国的投资是拉动不了的,所以这是核心问题,怎么拉动民间的投资。还有三架马车有一个消费指标,我们从过去的15%到16%,下降到11%。我们看出口,投资我们2015年,我们投资目标是15%,实际上现在没有完成,消费的目标是13%,也没有完成,出口我们的目标是6%,我们出口现在是多少,出口无论是进出口,还是进口或者出口,都是没有完成指标,出口只有负的3.6个点,进出口只有负9个点。那么,这是从GDP的消费、投资、出口,经济增长三架马车来看。

  为什么企业家不愿意投资,特别是民营企业。实际上我们看价格水平,价格水平是随着市场需求,CPI现在在徘徊,另外,企业家生产的产品,卖多少钱,和PPI,我们PPI已经连续是负的。特别是民营企业,我们的PMI,特别是制造业的PMI,都才50%以下。还有一些用电量,从各种指标都反映这些东西。从总体来讲,现行指标有问题,用电量也不行了,我们的出口下来了。企业利润下来,价格水平这个东西,中国价格水平。

  现在进入中国经济的“新常态”,为什么叫“新常态”,我们中央解释是什么?增长速度下来,结构调整等等,实际上中国的经济下来,同供给和需求都有关系,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增长下来,核心的问题是全要素生产率,我们劳动力的生产方法,使得经济增长速度下来,我们家庭收入比是很低的,只有40%多一点,所以,我们要实行汇率改革。还有各种基础设施建设,现在基础设施很多已经基本上决策到位了,实际上产业结构以后,我们的制造业,现在要转成服务业,选世界没有一个服务业能够保持,有这么高的录用增长。所以,从整体和需求来看,都会下来。

  从经济周期看,2009年使得这个周期重新来过。实际上国外对中国经济的研究,对中国经济特别有帮助。当然还有很多,中国正好到美国60%左右的时候,中国正好到这个阶段。GDP的增长下滑,很重要的事情,如果经济增长结构的问题比较大,这时候经济下滑的速度比较大,哪些东西防止你下滑呢?一个是教育水平的提高,另外一个是出口更多的高科技产品,技术水平提高,会防止经济下滑的,当然还有一些Summers认为,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没有一个国家能够6%以上的收入持续增长9连,中国已经持续增长很多年了。

  当然,还是过去不刺激政策的消化期。我们2009年刺激经济以后,拉动中国产业,一下增加5%点几,到16%左右,这里是产能过剩。那么,未来的经济增长当然有很多研究,除了Summers以外,他说中国经济可能三点几左右,别的估计都是5%到6%左右。靠什么东西拉动中国经济增长?中国目前全要素增长率目前只有1%。如果技术进步,实际上就是把人口红利,我们怎么进步,需要研发服务,这和美国这些国家相比还是可以的,但是中国研发投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中国的所有东西都是急于求成,不搞基础投入,中国基础投入只占整个投入的5%还不到,所以这就是所有企业,所有的投资者,注意短期东西。

  对于中国经济来讲,正好是现在是最困难的时期。结构的改革,包括经济增长结构,收入分配改革、刺激消费,还有产业升级。还有人口的政策调整,短期很多人问,未来的2016年的经济会怎么样,短期需要什么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既然我们货币政策已经很宽松了,我们4月份的时候,M2 13.5%,M1是14%,现在已经很宽松了,我们释放很多流动性,但是市场需求没有。

  所以,最核心的问题,我们要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企业现在本身利润都很小。另外,刚才林教授,中国财政规模已经占GDP的36%,这个还是第五大,36%还没有加很多东西,我们财政政策规模应该达到14%左右,这个东西远远高于美国了。所以,我们要继续减税提振信心。同时,我们要加大教育投入,过去一个父母两个小孩,很多家长想不想生小孩,后续的问题就是小孩的成本太高,成本太高,就是教育成本。

注:本文来自新浪财经

文章标签: